面對被輕蔑與不屑,你願意花多久時間,贏回讓對方尊敬的眼神?對捷安特老董劉金標來說,答案是比四十年還久。

1491期《商業周刊》刊登了一篇日本資深媒體人野島剛來稿,談捷安特創辦人劉金標,近年因跨海推廣自行車騎乘文化,帶動瀨戶內海「島波海道」單車觀光熱潮,成為當地觀光業救星,讓北海道到九州的十多位地方政府官員排隊求會面,引發席捲日本的「標哥熱」。

報導導言是這樣寫的:「...鴻海收購夏普(Sharp)一事,讓日本民眾心生敬畏,然而,剛結束訪日行的全球最大自行車公司巨大(Giant)創辦人劉金標,則贏得了日本社會的尊敬。」

這讓我想起,兩年多前採訪整理標哥的人生哲思時,聽他提起一則創業初期往事。標哥說,當年他剛跨入自行車行業,一回,去美國找機會開拓市場,在一場宴會上,伸手要跟一個日本人握手,對方卻不願和他握手,因為那時台灣做的產品品質極差,「產品是怎樣,人格就是那樣,被同等看待。」

那是台灣還是仿冒天堂、海盜王國的年代,標哥一路走來,從一個連日本商人都看不起的生意人,四十多年之後的今天,不但躍居全球自行車業龍頭,更在日本走路有風,還成為「台灣企業家至今在日本最受歡迎的一位」(野島剛語)。從被輕蔑到受尊敬,人前人後的冷暖,點滴落在標哥心頭,我猜,自當再深刻不過了。

但不過就是騎騎腳踏車,為何日本官員卻對捷安特如此感興趣?究竟,標哥又是贏得日人怎樣的「尊敬」?這或許還是讓日本人自己來說,比較精準、客觀些。

以下這段對談,是我2014年9月,赴日採訪愛媛縣知事中村時廣的紀錄(摘自《沒有唯一 哪來第一》商業周刊出版)。這位出身政治世家、曾促成愛媛「松山」-台北「松山」包機對飛的日本民選官員說:「劉董是我在台灣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