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我發表一篇專欄文,探討世代之間的知識能力落差的問題,並以洪素珠與李豔秋為例,這引來李豔秋發表「誰讓你如此狂妄」一文回擊。既然長輩回文了,我也該來回應一下。

這個事件的起因,是李豔秋在臉書發了一篇「請教蔡政府」為何要放一堆華人節日的短文。雖然她可能覺得很有趣又有理,但多數網友顯然不認同,把這篇文章罵爆了。同時間略晚,又發生了「洪素珠之亂」。於是我就由這兩起「自以為很有理,但多數網友不認同」的事件,專文來談世代之間的知識落差問題。(文章詳見:被知識拋棄的世代

我的用意,是想說明洪仲丘案之後的一系列社會爭議,其實是來自於世代之間的知識能力落差,並說明老一輩的人少了相關能力,是因為過去受黨國體制教育的影響。但李豔秋似乎看不懂我的原文文意,反認為我是有計劃的針對她個人進行惡意批判,更專文指我狂妄,這就相當可惜了。

在本文中,我就先從她文章的問題談起,再直接談「該如何罵周偉航(也就是我)」,盡可能釐清「知識能力落差」究竟所指為何。

她的第一篇文章,是請教蔡政府國定節日背後的「中國文化」意義,內容意識形態先不論,就技術角度來看,其主軸都是問句,沒有展示明確的個人立場。她可能以為這是不錯的言語技術,但如果有受過知識能力訓練,就會知道這種論述會有以下幾個問題。

首先,這可能代表她無法建構完整論證支持自己的想法。其次,這可能代表她對於自己的真實想法感到心虛。還有,她想逼對手先講出句點結尾的論述,讓她能進攻。這是詭辯法常用的招式之一。

真正的批判,是建構在句點結尾的論證,而問句是用來確定別人的詞義。上述都是很基本的知識方法。

在我專文從她的端午節談話談世代知識落差後,她又發了另一篇指我「狂妄」的文章。為了避免錯誤摘要,我於此就不節錄,我在這一樣只談知識能力上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