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某金控高層找我喝咖啡聊天,聊著聊著,他也不免對未來感到憂心,嘆了口氣說,科技的進步,對不少行業造成腦震盪等級的衝擊,連他們也不例外。

首先,是機器人進駐銀行業,加上線上開戶及辦理各項業務的技術成熟,許多實體銀行未來必然要撤點,櫃台人員也要裁撤。

再者,證券部門也因網路下單愈來愈多,將來各據點也要整併或消失,改成集中下單平台,營業員也要轉成財富管理專員。

這時,我也以投資人的身份回應他說,不只如此,未來投顧老師和分析師也可能失業,因為,人工智慧的出現,不僅可以快速幫我分析大數據,還可以幫我盯盤和下單,那時,許多交易員也可能要去開UBER或去7-11上夜班了。

那天下午,我們喝完下午茶的結論就是:過去大家都說「知識經濟」是貧富不均的凶手,但未來「科技金融」才是讓財富更加集中在少數人的「大法師」。

可想而知的是,當財富更集中在更少數的人,那就代表有更多的人,要淪為窮到連遮雨避風的紙箱都撿不到的「裸貧族」。

老實說,目前未滿35歲的上班族,應該有90%的人,都搞不清楚為何資本主義裡,會有貧富不均。

在這些人中,我相信也有高達99%的人,到現在都沒發現,過去自己糊裡糊塗搭上的「窮人手扶梯」,早已開始用十倍的速度,往M型窮人的十八層地獄衝。

相對的,隔壁的「富人手扶梯」,也以百倍的速度,往資本摩天樓的最上層挺進。

有一天,我約了社區裡的房仲,來談談委託賣房的細節。

他一進屋子,瞄了室內幾眼,就唉聲嘆氣地說日子愈來愈難過,然後一邊拿出資料,一邊問我要如何才能買得起這麼貴的房子?

我說這房子也不算豪宅,比我有錢的人多得很,他聽了笑一笑點頭說是。

過了一會兒,他又看到我書房裡,擺了5台電腦螢幕,才知我一直有在股期匯市場裡進出。

這時,他搖搖頭說,他在股市也做了快10年了,但去年在股票市場輸了近800萬元,現在他一塊錢也不敢投入股市,只能乖乖賣房子。

我問他是怎麼輸800萬的?

他說就是聽朋友的明牌,結果被坑殺一個多月,最後還被斷頭出場,血本無歸。

老實說,像這種只聽明牌又用融資的砲灰級股友,我真的遇到太多了,但我也不想多說什麼。

接著,我就和他談正事,等委託書簽好後,他似乎還對股市不死心,支支唔唔地問我,這幾年股市這麼亂,我是如何操作的?

我說,這幾年全世界變數太多,確實很亂,我也抓不到盤感,加上我這一年來較忙,無法專心看盤和做功課,所以只用權證和選擇權做大盤指數。

尤其在多空不明或盤勢大幅震盪時,就用跨式或選擇權對鎖的組合交易,做策略布局,不管大盤漲或跌,都可以賺錢,就算賠也可控制風險,不會賠掉一生積蓄。

他聽了後,滿臉疑惑地說,什麼是權證?

再過幾秒後,他才如大夢初醒地說,原來股市還可以這樣玩?不用賭全部身家?

這時,我才真的大吃一驚,不敢相信他在股市這麼多年,就只用明牌這招闖江湖,連權證是什麼也不知道,更不用說跨式和選擇權了?

老實說,這就是貧富不均的源頭。

同樣是在資本市場裡做交易,擁有愈多知識的人,勝率就愈大。

相對的,不懂自己到底有多少武器可以使用的散戶,就等於拿了一把剪刀,就要跟人家的衝鋒槍拼死活,當然只有被坑殺的下場。

同樣的道理,在商場職場也是如此,為了有效及快速解決問題,不管是產品的創新和改良,或是客戶需求和市場機制的變數掌控,擁有愈多專業知識的人,不僅存活率愈高,在收入和財富累積的力道上,也會擁有優勢。

很不幸的,這個擁有知識來掌控經濟的優勢,在你看到這裡的這一秒時,已經是過去式了。

現在起及未來幾年,知識經濟乘上人工智慧和大數據,這個大怪獸的出現,將會讓貧富的差距,用火箭的速度,把二者拉得更遠。

用大白話來說,如果過去的知識經濟,是一把衝鋒槍,未來的超科技經濟,就是一台宇宙戰艦,只要從太空中發射一顆小小的子彈,就能摧毀一個國家。

或許,你會覺得這一切,都還離你太遠。

不幸的是,千古以來,窮人和輸家總是在人家兵臨城下時,還在敷面膜刮腳毛,永遠覺得敵人一直在天涯盡頭。

切記,當科技變成全面戰略性的革命武器時,未來一直就是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