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父母會困惑:孩子是否在某個方面有才能?要不要投入時間、金錢培養呢?我想用一個故事來回答。

25歲那年,Alison拿到物理治療碩士學位,並且在醫院做物理治療師。這一年,她做了一個決定:報考設計系夜間部,重讀大學一年級。八年後,她以專業服裝設計師,在紐約開業,在歐美各地展覽、教學。

為什麼她要繞這麼大一圈?關鍵在國中老師的一句話:「她天分平平而已。」

天分果真平平?

Alison從小愛做紙娃娃,幫娃娃畫衣服,常常往裁縫阿姨家跑,撿碎布幫芭比做衣服。這一切都是她主動想做的。同樣是美術或設計,她對於產品或建築其他門類,就完全沒有興趣。

升高中時,她想考美術班,但父母反對。當時,她成績不錯,父母希望她穩穩地讀上去,將來有安穩的工作。他們認為學畫很花時間,可能會影響成績,當時大眾普遍認定美術或設計是無法謀生的。

雖然如此,她父母並沒有武斷地阻止她考美術。他們問美術老師Alison有沒有美術的天分。老師說:「天份平平。」

這個回答讓Alison死了心,打消念頭,從此再也不碰畫筆。上了普通高中讀三類組,讀物理治療系、研究所,拿到執照成為合格的治療師,正式執業。

逆勢進攻

當初讀物治系,Alison不討厭也不喜歡,不擅長也不笨拙,一直都保持著「花最少心力應付」的心態,在班上功課常墊底,執照考試也是低空過關,總覺得有個「穩定而社會地位高」的工作就好。但臨床實習之後,她發現這個物治工作每天的生活與工作的真實面貌,會讓她喘不過氣。她知道自己不適合醫療工作,而且這個想法日益強烈。

研究所一年級的時候,她開始思考重回青少年時期的愛好:服裝設計,但在這個時候,她除了「愛好」之外,什麼都沒有。這時,她發現實踐大學有進修夜間部,她從頭開始準備申請。

即使是實踐服裝設計系夜間部,錄取率也只有8%,競爭對手不少是復興美工背景的科班生。Alison研究所畢業以後,再花不到一年的時間大量自修和練習,磨練藝術表現的技法,做了大量的創作,終於在研究所畢業後的第二年如願考上實踐。

身為一個醫療人員,而且還是照顧癌症病人,上班已經很辛苦,下班後還要去上課,周末被作業填滿。一年半之後,她決定休學,並考慮直接申請國外研究所。既然沒有學歷,就需要其他的「實力證明」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