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C時尚商場的中庭,擺著巨大的飛行戰艦模型。我拿著手機端詳著細節拍照,從螢幕看到模型後方有人揮手跟我打招呼。「子房!你怎麼在這裡!」爽朗的聲音,原來是高中同學C醫師。

C醫師原本是大醫院的外科醫師,多年前因應醫療市場與過勞的生活,轉型跨入醫美的領域,優異的技術讓他很快成為名醫等級,我也常在許多公車與建築物外牆看到他的廣告。

我們彼此聊了近況,問他目前醫美產業的市況。他搖搖頭說:「現在醫美競爭太激烈,大環境不景氣的影響也很大,以前忠孝東路從忠孝復興站到國父紀念館站,全盛時期估計有超過三百家醫美診所,現在已有許多停業或轉到巷內了。」

在商業地產「街邊店面」的世界裡,高付租能力的租客,一直是房東們最歡迎的對象。如今醫美產業面臨競爭過剩退居巷內,銀行產業面臨Fintech發展裁撤分行,零售品牌產業偏好進駐大型百貨商場。走一趟忠孝東路,發現空置的店面越來越多。

是房價升高促使收益率的要求,引導租金過高嗎?其實不盡然,依經驗一般承租者只能負擔約營業額10%~20%的租金,當營業額受景氣影響降低,付租能力自然降低。

觀察近期景氣出口連16黑,陸客也不來,經濟情勢內憂外患,推估央行要進一步降息救經濟。而房地產店面作為「生產事業的容器」,空置的店面越多,連帶「蕭條感」勢必影響整體街區的價值。

在產業方面,不少台灣人的聰明促成了異業的策略結盟,如醫美結合旅宿度假,餐飲導入線上線下科技(O2O),便利商店包辦大小事等。然而當空間經濟在變,房東的思維也應該改變。

店面一直是複合式建案重要的產品,單坪價格甚至是樓上住宅的兩倍以上,但若店面一直空置沒人使用,也無法提升整體社區的價值。此時,更需要大家「共體時艱」的態度。銀行可以降利息,房東也應可以降租金,甚至選擇低底租加營業抽成的租約方式,降低承租者的壓力。

不景氣也帶動不少人離開職場加盟零售品牌創業,資金雄厚的房東,不怕沒錢收,只怕沒人管。如果看好年輕人的創業熱情與能力,房東收租金後也轉身注資插股,成為年輕人創業的天使,在此時銀行存款低利的年代裡,不也是一樁美事嗎?

外頭酷熱暑,房市正寒冬,此時房東房客更該抱在一起取暖。

畢竟,連醫美醫師都大喊吃不消的店面租金,還有誰可以負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