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完成總統蔡英文選前宣示的年金改革,行政院正式成立「年金改革辦公室」,由辦公室宣布的改革方向來看,軍公教退休年金將大幅刪減,已是必然方向與必要的結果,也是改革應得的戰果。但問題是:作得到嗎?

年金改革辦公室設定的改革4大目標:「健全財務制度,永續發展社會保障」、「拉近給付水準,促進社會團結」、「合理分擔保費,創造勞資政三贏」、「局部整合制度,使分立但保障一致」。雖然具體改革內容尚待規劃,但如果真要、也真能達到此4大目標,目前軍公教退休年金必須大幅減少,甚至領取年金的年齡也要大幅延後,當無疑義。

簡單的說,退休年金要改革,主要原因就在年金已造成政府財政沈重的負擔,幾乎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一個難以永續存在的給付體系,因此改革後的給付金額必然是減少而不是增加,領取條件一定趨嚴而非放寬。這是所謂的「健全財務制度,永續發展社會保障」目標。

再來是「拉近給付水準」、「分立但保障一致」,則明確是指不同保險給付之間的不公問題,其主要指的就是勞退與軍公教之間懸殊的差距要拉平、拉近。目前政府的給予軍公教退休年金(含18趴)的所得替代率,平均高達95%左右,不少甚至超過100%。但工作30年的勞工退休年金的所得替代率,以投保薪資計大概只有47%,40年才能到62%,薪資高於投保薪資上限(45800元)者,所得替代率降到更低─薪資10萬元者,所得替代率只有21-28%。

勞保、勞退財務情況不佳,只是預估破產時間較軍公報晚,因此不可能用拉高勞工退休年金方式,讓勞工與軍公教的給付水準接近「保障一致」,一定是拉低軍公教的給付,也就是說,如果以所得替代率一致而言,軍公教的退休年金要砍掉一半(95%到47%)─這大概也是「市井傳言」說退休年金要對半砍,引發搶退的原因。

而如果是指「年金給付金額接近」,那軍公教要被砍的幅度可能更高。工作30年勞工每個月最高領到21526元,退休教師「周休7日,月領7萬」,要砍到這個數字,減少幅度近7成;如果是月領10萬元的校長,減少幅度則近8成。

作得到嗎?應該作不到,因此最後一定是以所得替代率為衡量標準,而且也不可能讓軍公教所得替代率降到如勞工「一樣可憐」的不到5成,大概還是會有6成以上,但這樣相較原來95-100%,減少的幅度也有3-4成。

而在給付條件上,民國51年之後生的勞工,領取全額退休年金的年齡是65歲,最快則是60歲之後才能領,但如果要提前領取則每提早1年就少領4%,要60歲開始領就只能領8成年金。而公務員的退休條件,雖然由「七五制」改為「八五制」,但只是讓請領全額年金的年齡,由原本的50歲變成最快55歲可領,相較勞工的65歲,差距10年,如果要向勞退靠攏,顯然必須再延後其可領取全額年金的年齡。

軍公教退休年金制需要改革的必要性已不需多言,重點不僅在政府財政難以負荷,更嚴重的是其造成的社會不公、不義的嚴重性;台灣月薪不到3萬元者有350萬,由數百萬月入3-4萬元者─而且以年輕人居多,去供養數十萬「周休7日,月入7-10萬元」的退休者,其造成的不平等與社會忿恨之情,還有造就一批台灣的「寄生階級」,此制度是非改不行。

希臘公務員原來也是50幾歲就爽退領95%的薪資,最後國家破產、經濟衰蔽,退休者的所得替代率只能下滑到54%,年輕人失業率上升到50%以上。台灣當然不能待政府破產再搞改革。

新政府年金改革小組「廣納各方」,希望實現蔡總統「這是最會溝通的政府」的承諾,但所有這些改革,毫無疑問是讓既得利益者「荷包很受傷」,既得利益者恐怕很難理性接受「被改革」。

如果年金改革辦公室期待的改革結果是要建立「共識」才能為之,最後改革是否又是雷聲大雨點小,甚至毫無建樹就譜上休止符?如果新政府缺乏決心、無能抵抗壓力,不能以接近「革命」的思維推年金改革,而是希望「請客吃飯」多開幾次會、大家建立共識,就能完成年金改革,那改革的結果與成效,大概也難寄望太高了!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