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一個勇敢的人為什麼能這麼勇敢,好像不是個好問題,但這是我出發到愛沙尼亞採訪,甚至採訪行程進行三分之一後,依然掛在心上最想得到答案的問題。

我必須說,這不是一個典型的「成功國家」。

它不像當年的不丹「最快樂」,不像列之敦斯登人均GDP最高,也沒有愛爾蘭谷底重生的張力。

雖然愛沙尼亞還是有很多第一:全球第一個數位公民(e-residency)制度、第一個在國小推行程式課的國家、全歐洲第一個實施單一稅率…等等,但都不是「啪」一丟出來就把人眼珠吸過去的標題。

我真正對這個題目最有感覺的,是為什麼這個國家這麼「敢」創新?

1992,從蘇聯獨立隔一年,他們便決定從政府到產業都走向數位化,那是連Yahoo跟Google都還沒出現的年代;1994年,他們成為全歐洲第一個實施單一稅率的國家;接著如前述,他們還有很多的世界第一、歐盟第一。

整理這些資料時,我馬上想到台灣,或該說想起自己。

寫稿時,總先看看寫過這個產業、這間公司的人,怎麼寫、怎麼想這件事,甚至分析他們怎麼操作同一類的題目;討論國際企業的時候,就算主管沒問,我們也總想:「經濟學人怎麼講?」「Fortune怎麼說他?」

政府制定政策法規的時候,當然更得問:「美國怎麼作?」「日本的政策是怎麼實行的?」似乎沒瞻前顧後、左顧右盼一圈就是失格。我們只能走在別人走過的路上,彷彿別人沒作過的事,就是此路不通,潛台詞是:「我們這麼爛,怎麼可能是、可以是那個第一?」

但被周遭列強幾乎都統治過一輪的愛沙尼亞,卻好像確定好方向,喊聲「Go!」就開始奮不顧身往前跑,不顧盼旁人一眼。

別誤會,他們一點都不獨裁。那個1992年上任,決定數位化、決定單一稅率的前總理對我們說:「如果有三個愛沙尼亞人聚在一起,會有四五種以上的意見……,我們在形成決策的過程中會討論很久,甚至爭論,但在爭論中,你可以找出最好的解方,最後必須有人站出來作決策,並且承擔責任。每個人都會有不同意見,但決議達成了就是達成了,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