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有一天,你被主管通知,明天就不用來上班,你會對自己說什麼?

獨立記者朱淑娟對自己說的是:「不要失去對自己的信念」。

現在,她是台灣最有名的環境報導獨立記者,七年前,卻是被報社「精簡人力」的對象。但她說:「報社把我的台子拆了,我要把自己的鷹架再搭起來!」

她做到了。她的新書《走一條人少的路》,對應近期不少媒體傳出裁員、資遣、優退,風聲鶴唳,此時看本書,特別有感受。

有關空氣汙染、水資源、環境正義的報導與討論,是這本書的精華,但最撼動我的,卻是前五章的獨立記者之路。雖然我跟淑娟認識多年,但裡頭很多橋段,也是第一次看到,深受震撼。

她描述自己在聯合報,怎麼從行銷人員,變成攻佔重要版面的部會記者。她秉持兩個採訪原則,做過記者的人,就知道它有多麼關鍵:其一,對採訪對象尊重、真誠、公平,不為任何一方發言;其二,有備而來,因為許多受訪者是「你你能問到那裡,我就回答到哪裡」。

縱使如此努力,在2009年政黨輪替後,她還是變成報社精簡人力的對象。當主管跟他說,很抱歉要你走路….,淑娟卻立刻回答,喔喔沒問題,感謝長官對我的照顧云云,然後把寫到一半的稿子截完。這確實是我認識的她,阿沙力,不囉嗦。

精彩的是,她被主管告知捲舖蓋走路後,隔天又跑回去環保署跑新聞,接到採訪通知也去現場,訪了後才認知到沒地方發表,於是接受朋友建議做了部落格,叫做「環境報導」,自產自銷,就這樣開啟獨立記者生涯。

那時候她四十多歲,別人想的可能是,中年失業太可怕,趕快找個機構穩定下來;報社前輩勸她:都幾歲的人了不要想東想西,去找個公關工作不會很難;媽媽則要她去考公務員捧鐵飯碗。

但她卻衷心喜歡當記者,「我都四十幾歲了,不做自己想做的事要等到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