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和我認識十幾年,我們無話不談,尤其是工作的闇黑面。湯姆在家族企業工作,已經做到副總的位置,逼近五十歲的年齡,「副總」在他眼中卻是一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位階。我們都認為業務副總是很好的職位了,就算做到退休那又何妨?

湯姆:「我們公司是家族企業,副總就是外人的最高位階了,我不會再升了,很羨慕您們在工作上的自由感。」

年後本想離職的他,經總裁溫情喊話慰留後,轉任集團內另個子公司,負責新創事業顧問的工作,本想有機會大展長才,挑戰舒適圈以外的新項目,沒想到卻是噩夢的開始。

「那你就是空降部隊囉?」我問。

「算是吧!」

子公司的董事長,是高薪從科技產業挖角的女性經理人,對於新創事業的經營很有一套,女性主義抬頭的結果是:「男性主管都覺得董事長是隻母老虎」,動不動就羞辱男性主管,酸言酸語讓大家很不好受。

尤其是湯姆,被董事長羞辱的最慘,她老是說:「你該不會是總裁派來抓耙子吧?」「做到副總還會離職,該不會是業績爛到想快逃?」,甚至「你已經50歲,我願意收留你,已經對你很不錯了。」都常常掛在嘴上。

再大的羞辱,湯姆都可以忍,唯一不能忍的是這件事。

妳從來不說,妳要做什麼

折磨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完全不要告訴他,妳要做什麼,讓他嘗盡失敗,自動就會知難而退。」湯姆如是說著。

「真有這麼慘?」

「我這四個月,生不如死。」

我這才猛然看到,他突然增加的大量白髮。

「這四個月我到處碰壁,四處尋找資源,想要跨界整合,最後整合出一坨屎,我沒有得到奧援,最後只能戰死沙場,相較於現在這工作,前面那個食之無味的副總職位,有趣太多了,我不敢要求總裁再回收我,下半年,我應該就會提離職了吧?」

「新事業就是如此啦,不要這麼快放棄,女董應該有很多值得學的吧?她不是這領域的專家嗎?」

「專家個屁,只不過十幾年的經驗,年紀輕輕,哪是什麼專家?更何況她的產業累績經驗不深,只靠跳槽換得高職位,我最看不起這種人。」

我們今天的對話不是屎就是屁,雖然噁心,但這就是吐苦水,吐完苦水後繼續上班。

對話中的四個學習

我想談談這次聚餐中的四個學習。

1. 「專家」應該不僅是工作幾年這麼粗淺的認知,而是「刻意練習」多少年資才算數。若刻意去累積該產業的某項專業技能,無論時間長短,都有可能成為專家,「年資」只是其中一種切入觀點。

2. 透過跳槽累積職位籌碼,本應無可厚非,但若僅為了追求高職位而換工作,就像「在越高處墜落,死亡機率越高」的道理是一樣的,不得不小心。

3. 要搞死一個人,跟告訴他「要做什麼」比起來,最好的做法是「絕口不提你真正想做什麼」。

4. 「空降部隊」是職場中最令人厭惡,且討論度最高的話題之一。身為當事人,一定要有心理準備;身為旁觀者,你可以先把嘴閉上,把耳朵、眼睛打開,免得選錯邊,造成莫大遺憾。

這是我的四個學習,您是否有同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