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國中的某一天,生物老師走進教室,一開口就說今天要探討「性」,全班同學立刻安靜下來,一方面充滿好奇,今天終於可以學習「那方面」的知識,二方面覺得非常尷尬,因為不想要讓同學知道自己在這方面完全沒有經驗,好丟臉。

老師示範如何使用保險套的時候,雖然只是用香蕉示範,但由於緊張,雙手抖得厲害,試了好幾次都沒有成功。終於有同學問出關鍵問題:「老師,你自己有使用過嗎?」

全班哄堂大笑,老師紅著臉支支吾吾地說「這個問題嘛⋯」

就算大家覺得荷蘭社會非常開放,「性」還是一個尷尬議題,性知識也不是與生俱來的。

尷尬歸尷尬,荷蘭人還是普遍認為「性教育」是國中的必修課,在青春期的時候,應該要理解這個生命階段會有什麼「轉大人」的變化。

許多研究數據也支持性教育的必要。根據Rutgers centre of expertise on sexual and reproductive health and rights在2012年出版的「25歲以下的性行為」的研究報告(seks onder je 25e),許多荷蘭人「愛的初體驗」發生在青少年時期,這個報告訪問了八千多位12至25歲年輕人,研究顯示有一半的受訪者在17歲就有初次性行為經驗。有做愛經驗的受訪者中,初次做愛的平均年齡落在16.1歲。

也許,荷蘭人初次性經驗的平均年齡會嚇死一堆保守的台灣父母,不過台灣的青少年真的比較「純潔」嗎?根據台灣婦產科醫學會2006年發表的研究報告,台灣青少年的初次性經驗並沒有比荷蘭同學晚多少。

台灣婦產科醫學會訪問了一千多個13至25歲的年輕人,發現所有的受訪者有一半在18歲以前就有初次性經驗,有性經驗的台灣年輕人,初次上床的平均年齡是16.8歲。由此可見,荷蘭人的性生活開始的比台灣年輕人早一點,但是接觸性生活的年齡並沒有差太多。

荷蘭父母面對孩子性行為,並不是採取鴕鳥心態,既然知道自己的小孩早晚會有性行為,寧願早一點告訴他們性是怎麼一回事,那麼「性教育」課程內容到底是什麼?

認識自己的身體

荷蘭性教育的第一個重點,認識自己的身體,理解身體會經歷什麼變化,譬如:開始長毛、生殖器的變化、為什麼臉上會長痘痘⋯。

在青春期階段,心理也會有一些改變,可能會感受到愛上另一個人的滋味,會讓青少年產生前所未有的初戀感覺,當然也有會有失戀的感覺。值得注意的是,老師也會說明除了異性戀之外,也有一些人會愛上同樣性別的人,這些都是自然正常的事。

學習保護自己

荷蘭性教育的第二個重點,就是學習怎麼保護自己。

第一個危險就是被傳染性病。防護措施是絕對必要的,課程也會討論到最常見的性病,以及性病的症狀,如何確認自己有沒有得性病,以及怎麼治療。

除了性病,課程中會開誠布公的討論避孕的各種方法、以及避孕法的優缺點等等。

當你不想跟另一個人發生關係,但是對方卻用各種方法逼迫你,你可以怎麼做?任何性關係必須發生在兩情相悅,沒有任何人有權在你不想要的情況下觸碰你的身體,一個人也永遠有權說「不要」,當對方拒絕你的時候,一定要尊重對方。

就我觀察,台灣性教育是一個生物科目,從生物的角度探討怎麼懷孕,卻不是一個從human practice的角度,不把「性」當作人類自然行為。而且,台灣通常是男女分開上,女生被教「女生」的部分,男生被教「男生」的部分,卻不是自然認識兩性。

荷蘭性教育會強調開發自己的身體(打手槍)是自然的,跟性行為一樣,每個人喜歡的方式都不一樣。

我相信如果沒有良好的性教育,青少年危險性行為還是會發生,唯有具備足夠的知識力量,孩子才能有自信,掌握身體跟心理的自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