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聊天群組裡,一位生物工程師對大家發問:「太正直的人在這個社會是不是不受歡迎?」然後大概描述了他的「正直」。大概就是平時看到同事做得不好的地方會直接當面指出;別人有一些想隱瞞的東西他也都「勇於公開」,客戶有什麼想法在他看來是「腦殘」的,他也當面駁斥⋯⋯久而久之,他和團隊中成員、上司、客戶的關係不斷惡化,最終被迫從那個公司辭職。

他總結自己失敗的原因就是「自己太正直」及「社會太虛偽」。底下一批人回覆:「社會就這樣,正直的人沒有活路。」「活出自己就好!讓虛偽的人去死!」之類的力挺正直派。然後群組裡你一言我一語:「對啊!我說話就是很直啊!」「我不喜歡拐彎抹角,就喜歡坦誠相見。」「最鄙視那些有話不直接說的人了!」「不要為別人活,就為自己活,真誠一些對得起自己。」「篤定自己,管它東南西北風。」等。

突然一位老師級別的「掃地僧」出現了,說:「你們這幫腦殘。」

群組裡面一陣平靜後,就鬧開了:「憑什麼罵人呢?」「你怎麼可以這樣說話呢?」之類的一陣反攻聲浪。

然後這位老師淡定的說:「我覺得你們是腦殘,我直接就把話說出來了,算不算真誠?」

大家無語。

「我覺得你們是腦殘,你們真的是腦殘嗎?那我的這個判斷負責任嗎?」

大家無語。

「我說完這句話之後,你們會覺得我是沒有教養的人,還是一個真誠的人?」

大家無語。

「我說完這句話之後,對我們的對話有什麼正面意義嗎?」

大家無語並且深思。

經常有人帶著巨大的優越感和無辜臉說:「我很直。」「我人好。」「我想什麼說什麼。」他們秉承著強大的道德自信和倫理自負,昂首挺胸走在人生大道上。但是鐵和血的事實證明,他們在社會中姥姥不親、舅舅不愛、四處碰壁、人見人煩,聚會是氣氛狙擊手,工作是團隊纖維瘤,聊天是話題終結者,戀愛是情場鬼見愁。

為什麼?難道「人品好」不應該獲得尊重和重用?「好人」不該有好報?這個世界怎麼了?難道這終究是一個黑暗、虛偽的世界?答案很簡單:這個世界不是不能容忍真誠、正直的人,只是容不下沒教養的腦殘。

真誠很重要,EQ更可貴

人品,從來就不是腦殘的附屬物。人類精神寶貴品質的土壤,不會生長出腦殘的惡之花。那些粗俗不堪又不修邊幅的放蕩靈魂,只是有了一份人人具備的人性道德底線,卻拿著這個底線當作大十字勳章,耀武揚威的走在道德廣場,把自己的無知粗鄙和廉價直言捆綁銷售,高聲叫賣:「我人好。」

什麼是人品?是指個體依據一定的社會道德準則和規範行動時,對社會、對他人、對周圍事物表現出穩定的心理特徵或傾向。如果你心裡想什麼說什麼,卻不考慮別人感受和社會影響,即使你說的是真的,哪怕對社會有正面意義,說出來的結果就是讓別人不爽,讓問題懸而未決甚至惡化,你就是做人有瑕疵。

真誠、正直、坦蕩都有一個核心,就是「真」,說真話、辦真事、求真知。「真」強調的是對待事物的態度,但是這種態度的表現方式和踐行方法,有時候要根據相應的社會規則和人性弱點來因地制宜。這種因地制宜本身是一種能力—在保證「真」妥善踐行的前提下,讓自己生活更好、讓別人心情舒暢、讓社會和諧歡快的技巧。我們一般將這一系列的技巧總和稱為「EQ」。

「做人求真」只是人品好的一個底線,而求真過程中和別人互動,能否讓別人也開心的接受,能否讓周邊歡快的共贏,乃至於讓社會和諧進步,則需要技巧,需要本事。一個人的EQ就要在天賦的基礎上一點一滴不斷打磨和積累起來。畢竟,你怎麼想是一回事,你怎麼表達是另一個回事,你對別人造成什麼影響更是另一回事,別人對你的反應還是另一回事。

人是社會人,事是團隊事。把人際關係弄和諧,把事辦成了才是關鍵,當然,如果你天賦異稟、出身雄厚,就不需要與人溝通和協商。若你還是需要靠別人的合作、社會的助力來索取和奉獻、創造和施展,那就必須要接受社會的基本規則,學會做人的基本能力,具備文明的基本特徵。如果你就是因為一些自己的任性、無知和魯莽,耽誤了自己的事業,攪亂了別人的心情,拖延了社會的效率,則是恥辱。別人也不會覺得你人品多高尚,只會覺得你好白目。他們不會在專案成功的時候嘆息你不在,只會在八卦或教育孩子的時候說道:「你看,可別像他那樣。」

記得以前總聽人說老外「直接」,已開發國家的人「坦誠」⋯⋯後來出了國,接觸了很多留學生,我發現老外相對來說的確會更直接的表達情感和意見,但是他們絕對會用一種更讓人接受的方式去傳遞想法,他們和我們一樣,都盡量避免傷害情感和缺乏效率。在對待社交品質與技巧的態度和方式上,世界是大一統的。用一個英國佬的說法:「一個有修養的紳士怎麼可能去說一個女性的腿太短,他只會提示她裙子太短會不會著涼。」

別用「心直口快」掩飾自己的無能

現在很多人每天說瞧不起「耍心機」的人,將一切為人處世的技巧都當作爾虞我詐、鉤心鬥角。追求說話「直率」,直接對著別人的弱點公開指指點點,對可以友善處理的問題粗暴對待,對此種種行徑美其名曰「真誠」。此時真誠二字,已從「人性美德的光輝旗幟」淪為「EQ低、能力爛的遮羞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