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我被公司外調到澳洲墨爾本工作生活過兩年,工作內容早已忘光,生活細節卻歷歷在目,這些細節造就我人生觀巨大轉變,如果不是因為那兩年,我不可能過我現在過的生活,做我現在做的事。舊地重遊,觸景有感,回味一下澳洲生活教我的二三事。

首先是公園,台北出生長大的我,從不知城市為什麼要有公園,直到移居墨爾本,這裡遍地公園,人們習慣週末假期在公園運動、野餐,或無所事事。釋放工作壓力之外,還可以和親朋好友溝通交流,吸收大量維他命D,確保一夜好眠。我常覺得公園之於澳洲人的重要性有點像KTV之於台灣人(雖然這個比喻有點不倫不類),只是除了同樣能消磨時光以外,KTV的功效和公園幾乎剛好相反。

其次是慢跑,我從小喜歡運動,但僅限球類,最不愛跑步;來到澳洲,公園裡有許多人慢跑不足為奇,滿大街都看得見隨著紅綠燈跑跑停停的跑者,甚至還有幾位同事每天跑步上下班,當時在我腦中留下深刻印象。年屆四十,腰圍漸寬,澳洲慢跑者的矯健身影再次在心中浮現;於是跑去買雙跑鞋,勉強加入慢跑行列,如今已保持習慣十多年,維持體型,控制三高,還帶來好心情。

澳洲開車靠左,剛開始我很排斥,覺得違反人性,而且無論多小心,每次轉彎總是開動雨刷,還多次嚇壞其他駕駛人和自己。勉強一段時間後,卻成為簡單反射動作,就像騎腳踏車一樣,學會終生不忘。出於慣性,我們常用理所當然眼光評斷事物,一旦嘗試新奇,卻發現並不必然如此,跨出舒適區不容易,帶來沮喪失敗的同時,也增強生活功力,開車如此,其他事物也一樣。

這趟特別回去拜訪了二十年前的舊居,我從小住公寓,當年用公司租房津貼,刻意挑了一個有前後花園的house。大房子住起來確實舒服,一段時間後問題卻一一浮現:買不完的家用物品,清不完的落葉雜草,貴得嚇人的冷暖費用,買瓶醬油都得開車等。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人常覺得得不到的才是好的,事實是什麼地方都有它的好,也都有不足,不管身處何處,融入環境,適應環境,利用好處,避開不足,才是生活王道!改變居住地雖然辛苦,但可以擴大視野,而且充滿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