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剛好就好,不用吃到飽

我之所以傾向不選擇吃到飽,原因有兩個,第一是怕浪費食物;第二是不想要自己也變成一個貪心的人,取用比我需要的還要多的資源。

我一位加拿大航海作家朋友丹尼森(Dennison Berwick),最近剛剛花了3年的時間,完成單人駕駛他的32英尺帆船「觀音號」,從一場高度冒險的極地航海回來,我們重逢聊天的時候,我問他這段時間學到最重要的功課是什麼。

「我學會什麼叫做『剛好』。」丹尼森說。「在岸上的時候,我常常只為了喝一小杯茶,煮一整壺熱水,剩下的就會倒掉。但是因為在船上,要煮沸熱水需要用柴油,為了省著用,我想要喝一杯茶的時候,才煮不多不少,剛剛好一杯茶的水。」

在這個「吃到飽」(All-you-can-eat buffet)制度暢行的時代,「剛好」卻變成了一個需要訓練自制力的困難功課。

為了學會「剛好」,我很少涉足吃到飽的餐廳,頂多一、兩年一次的程度。

身邊雖然也有不少人對吃到飽的餐廳敬謝不敏,但理由跟我通常不大相同。

「吃到飽餐廳的食材一定比較差,不然怎麼能讓人無限制地吃?」

「我在減肥,去這樣的餐廳吃飯沒有辦法計算卡路里。」

「食量太小,不划算,沒辦法撈本。」

「我家小孩專門挑便宜又容易飽的東西吃,氣死我了!」

所以與其說我不喜歡吃到飽餐廳的食物,其實我更不喜歡那些喜歡去這些餐廳的人。因為旅行者總是走到哪裡、吃到哪裡,隨遇而安,到處有驚喜,當然也有驚嚇,對於食物我並不挑剔,食材夠不夠高檔,CP值高不高,其實沒那麼重要,畢竟我既不算美食主義的擁護者,也不是美食評論家。

我之所以傾向不選擇吃到飽,原因有兩個,第一是怕浪費食物,因為根據統計吃到飽的餐廳,上桌的食物有高達40%是扔掉的;第二是不想要自己也變成一個貪心的人,取用比我需要的還要多的資源。

記得在美國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念研究所時,我跟著一個專門做國際發展的教授,學習發展領域的顧問諮詢,當時正好有一個客戶是位於亞利桑那州東邊的「白山阿帕契部落」(White Mountain Apache Tribe),需要研究「加拿大馬鹿」(Elk)繁殖過剩,造成山區開車交通危險的問題,因此如何在不損害部落傳統價值,甚至增加部落收入的前提下,有限度地開放非部落成員打獵。

加拿大馬鹿這個名字聽起來很陌生,但是牠幾乎是世界上體型最大的鹿,也是北美洲和亞洲東部體型最大的哺乳類動物之一。到底有多大呢?如果不計算鹿角的話,成鹿的肩膀大概有1.5米高左右,重量300多公斤。試想著如果晚上在山路上開車,馬鹿受到車燈的驚嚇,高速衝到馬路上,說有多危險、就有多危險。

阿帕契族不像拉科塔(Lakota)7個蘇族部落,把加拿大馬鹿當作心靈與精神的象徵。拉科塔的男性出生時,就會被贈予一顆加拿大馬鹿的牙齒,以保佑這個孩子能平安長命。但是阿帕契人也謹守著「不過度向大自然拿取」的原則,所以每戶人家每年只能在秋天獵取一頭加拿大馬鹿,使用牠的毛皮,將肉曬成乾,在冬天缺乏食物的時候,作為肉類的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