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圖片故事》靈魂之眼

據說照相術初傳入中國時,清代人對拍照十分恐懼,認為被相機瞄準會攝走他們的靈魂。在人手一機的今日,這聽起來固然荒謬,我卻相信有某部份是真實的。凝視照片中女孩的雙眸,淨如湖水,彷彿能直探她靈魂深處。按下快門的那一刻,我真的忘了自己,却永遠記得在這南島之國的屋簷下有一群孩子…。

菲律賓圖片故事》靈魂之眼

二月底,商周編輯團隊到菲律賓採訪「台灣哥倫布」之一Jenny Kao,我們隨著這位在馬尼拉創業的工地女傑上山下海、跟水泥車拍灌漿,其中還有個行程是她每週二會到貧民窟發便當。

發便當的地點在貧民聚落邊上,用乾涸的大水溝與馬路隔開,上頭搭著幾片破舢舨當獨木橋。烈焰當空,只見「貧民」們扶老攜幼魚貫走出,前推後擁下,有個小男孩一腳踩空把鞋子摔進大溝裡,吱吱唔唔哭了起來,領便當時黝黑的小臉還掛滿鼻涕與淚水。

菲律賓圖片故事》靈魂之眼

馬路上塵土飛揚,彼岸那頭一望無際的板材屋橫七豎八斜睨著我,彷彿快被驕陽蒸乾,我問Jenny能否進去看看?她有些遲疑,決定讓菲藉管家陪著我們跨越獨木橋。

一群人漫無目的踩著碎石前行,炙熱屋隙間我竟感到一陣微涼,年輕母親倚牆而坐,溫婉的笑容絲毫不受我們這群不速之客叨擾,披肩上褪色的紅花布跟隨莫名的風輕輕飄動。

菲律賓圖片故事》靈魂之眼

拐個彎,我探進另一扇木門,帳縵前的婦人不明白為何我出現,仍讓我拍下她家模樣。幾個孩子在屋簷下和貓咪磨蹭著,一會兒玩耍、一會兒好奇盯著相機,他們深邃的眼眸使我不可自拔,我一躍而入深潭,這裡沒有時間、沒有聲音,牽引著我的僅有湖水中湧動的波紋。

菲律賓圖片故事》靈魂之眼

女孩揮手碰到鏡頭的剎那使我擱淺,踉蹌離開屋簷下,孩子們仍在玩耍,我成了荒漠中尋找救贖的旅人,卻再也回不去那深潭。烈日灼身,我的罪惡感如萬箭齊發:身為創作者,我渴求著與他人的靈魂交融來灌溉自己,我懷著最低等的好奇心走進他們的世界,面對他們的天真,我何其卑微!

菲律賓圖片故事》靈魂之眼

離別時,石牆窗洞的少婦與嬰孩依舊美如畫,獨木橋上蹲著一個大男孩擋住去路,只見他突然跳進雜草叢生的大溝,從草堆裡抓出一樣東西,向我們揮手。

鞋子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