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是職場或商場,成功都是一件很困難的事,都得在黑暗中摸索,耗費無數的心力,付出高昂的代價。因此,面對新的挑戰時,人們很自然會複製過去的經驗當作捷徑,但是,這當中也隱含著陷阱與風險,如果不察,不僅前功盡棄,還會招致雙倍挫敗。在歷史上,就有個人因此從眾望所歸到人人喊打,那就是三國時代的董卓。

說到董卓,人們想到的是《三國演義》中被貂蟬迷惑的形象,成語「董卓燃臍」,講的就是董卓死後,怨恨的人民在他肚臍眼插上燈芯,連續點了三天三夜的情形。如此看來,董卓驕矜自大、殘暴不仁的形象,當真是深入人心。然而,很少人知道,早年的董卓有勇有謀、剛猛俠義,以「健俠」聞名,很受人敬重,連遊牧民族都與他交好。[1]

26歲時,董卓被朝廷徵召為羽林郎,成為高級武官,隨即得到重用,被賦予討伐漢陽羌人的重任。在此役中,他不僅擊斃羌族首領,還斬殺一萬多首級,讓羌人從此秋毫無犯;而董卓不僅驍勇善戰,也懂得恩威並施,還會將得到的賞賜,全部分給屬下;後來他一度討伐黃巾賊失敗而被免官,但是當涼州戰事再起,朝廷不得不起用他,他也因此累積戰功,逐漸統領整個西涼軍。

然而,董卓的兵權越大,朝廷越是忌憚,為了剝奪他的兵權,先後封他為少府、并州牧,這種感覺,就像是老闆覺得創下銷售佳績的董經理影響力太大,以明升暗降的方式將他調離業務部,如果是一般人,就只能乖乖認命,但董卓並不因此坐以待斃,他看準朝廷少不了他,因此拒不就任,換言之,就是以銷售市佔尚未完全站穩為由,拒絕升遷,繼續待在公司命脈的業務部。

東漢末年,外戚和宦官鬥爭嚴重,國舅何進召董卓進京,想要誅殺宦官,但董卓還沒來的及進入洛陽,何進就因事機不密被宦官殺掉,董卓當機立斷,趁虛而入,快速收編何進在洛陽的軍隊;再派弟弟董旻誘使何苗的手下吳匡殺掉何苗[2],接收所有群龍無首的武裝部隊,董卓因而成為京師最有影響力的人。

董卓的成功模式,來自於不斷地攏絡、抗命,奠定自己的份量,衝高影響力。以現代眼光來看,一個外圍的業務主任能憑藉這種模式,打進總部核心擔任要職,當真是難能可貴,如果此時他能憑藉過人的政治手腕和行事魄力,穩住東漢頹傾的局勢,未嘗不能成為第二個衛青和霍去病,在歷史上永享大名。可惜的是,他膨脹的野心不是成為安邦定國的功臣,他還想要更進一步,掌握整個大漢王朝。

該怎麼進行下一步呢?董卓很自然的複製了自己的成功模式,首先他再一次誘使對手下屬背叛上司,唆使呂布對付自己的上司丁原,再讓呂布成為并州軍的新統領,如此一來,後來進京的并州軍等同被他招降,京師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威脅他;然後他再複製「挾重兵以抗命」的手法,昇華為「挾天子以立威」,廢少帝、立獻帝;當此之時,他也沒有忽視對名家大族的攏絡,大張旗鼓提拔一些效忠他的人才[3],雖然袁紹、曹操等人與他公開決裂或潛逃出奔,但有更多名士如張邈、韓馥和孔伷等人為他所用。如此看來,董卓把自己的「成功模式」複製的相當徹底,但為什麼結果還是不如預期呢?

一代奸相董卓,悽慘下場教我們的事:複製成功模式,不會讓你成功!
照片來源:維基百科

首先,每一個職場的位階,都有不同考量,越是高位,越要看得深入廣遠,原有的成功模式並非不能複製,只是不能照單全收。董卓犯的第一個毛病,就是將他掌握西涼軍的那一套搬過來,以任意廢立皇帝的方式號令群雄,卻忘了遊牧民族與漢人在文化認同上有很大的差異,沒有名正言順的地位,人們不會真正順服,因此袁紹的13路聯軍才會集結準備討伐他。這就像董經理跳槽空降新公司,沒先掌握兩間公司文化上的差異,就複製原本擅長的制度施行,格格不入的結果,當然是引起眾聲撻伐。

其次,「複製成功模式」之所以可行,往往不是策略與手段,而是其中的精神與內涵。董卓當初靠著「健俠」的俠義之風,擄獲民心,然而當他掌握西涼軍之後,卻誤以為自己的成功是與朝廷折衝鬥智而來,於是當他更進一步想要掌握東漢大權時,複製的全都是機詐卑劣的手段;他固然記得最初「健俠」時的作法,而有「擢用群士」之舉,但兩者深度卻完全不成比例,捨本逐末的結果,使他喪失了原有的優勢;連與他「約為父子」的呂布,到後來也都為了一個婢女而反目成仇。這一如最初董經理之所以能創下驚人業績,是因為帶人帶心,但他卻誤以為業績來自於過人的欺敵手段,所以等他身居要職之後,不僅用它對付敵人,也拿它來對付自己人,這又怎麼不令原本推心置腹的手下離心離德呢?

正因為複製模式不如預期中成功,董卓開始走偏鋒,只要不滿他的人稍有動作,便毫不留情徹底剷除,這樣極端的威嚇固然能收一時之效,但又豈是長久之計?沒多久,他就自食惡果,死於自己最得力手下呂布的反叛。

這給我們一個啟示,「複製成功模式」固然是捷徑,但千萬別忘了因應當前局勢重新檢視,作相應的調整,否則就會像董卓一樣,雖曾一度叱吒風雲,但卻如曇花一現,為了力挽狂瀾倒行逆施,反而在歷史上留下千古負評。

[1]《後漢書˙董卓傳》記載:「性粗猛有謀,少嘗遊羌中,盡與豪帥相結……由是以健俠知名。」
[2] 何苗是何進的異父異母弟。吳匡是何苗的部將,怨恨何苗與何進不同心,又懷疑何苗與宦官同謀,於是與董卓弟董旻攻殺何苗。
[3] 《後漢書˙董卓傳》記載:「雖行無道,而猶忍性矯情,擢用群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