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用傳統風水師的智慧,以及現代科技的妙用,陳新豪開始了搶救台灣白魚、保護湧泉之路,魚田共生模式,讓台灣白魚和茭白筍都能健康成長,也證明在生態保育與農業發展間,能找到齊頭並進的平衡可能。

用風水師的智慧,當保護生態的農業鋼鐵人

陳新豪微屈五指,在掌心窩彎出一道弧度,剛好是可以掬起一捧清水的模樣。「這就是所謂的湧泉山形。」他說:「只要看到這樣的山勢,配合對草相、蛙鳴的判斷,我有八成把握可以找到湧泉的大概位置。這套知識,從前只有地理師、風水師才會感興趣,可是當它和農業結合後,會給出很不同的啟發。」

陳新豪的家鄉南投縣埔里鎮,是一處群山懷抱的盆地,當雨水落在附近的山頭後,便會滲流到地下,遇到特定地形時才重新冒出,於地表形成湧泉。埔里鎮的農民,很早就學會將老天恩賜的天然泉水接回田畦裡,灌溉出清甜可口的湧泉蔬果。

打從小時候,陳新豪就常常喝著甘甜的湧泉水,可是直到回鄉務農的這幾年,他才赫然發現,湧泉不只具有經濟價值,它的存在甚至還有積極的保育意義,偏偏世人還來不及理解到這一點,湧泉就已經一汪接著一汪,在台灣面臨消失的危機。

尋找茭白筍、白魚、湧泉消失的答案

用風水師的智慧,當保護生態的農業鋼鐵人

「大約二○一二年時,我參與到台南官田復育水雉的計畫,回家後就開始想,人家可以用菱角田保護水雉,再讓水雉的綠色形象回頭幫忙銷售菱角,我們埔里是不是也能複製同樣模式,創造農業和生態雙贏呢?」這個念頭讓陳新豪的眼界全然打開,發現自己從小熟悉的茭白筍田裡,竟然就藏著屬於台灣特有種的台灣白魚,而且無巧不巧,這群嬌客正陷入數量銳減的危機中。

尋找台灣白魚,是陳新豪從事湧泉踏查的初衷之一。由於台灣白魚喜歡棲息在乾淨的水源地,所以往年埔里澆灌湧泉水的茭白筍田中,不時可以看見台灣白魚的身影。但是自從田間環境丕變、湧泉地遭到不當開發後,埔里的田間水質已經不利於白魚生存。

「我們調查之後發現,白魚之所以在水田中活不下去,除了農藥之外,水質酸化也是重要原因。」陳新豪進一步推敲:「水質酸化源自土壤酸化,土壤酸化又跟施肥以及地力耗竭有關,最後我們反過頭來證實,台灣白魚的消失和埔里茭白筍收成的減少,竟然是同一碼事。」

從白魚復育跨足湧泉踏查

過去埔里的茭白筍田施用了大量化肥,並採用夜間照明控制產期,雖然短期內繳出豐收好成績,卻也快速導致土壤酸化後硬化,結果到頭來不但不利作物生長,就連雨水也無法經由鬆軟的表土滲入地下,造成湧泉消失。

為了改變現狀,陳新豪率先在自家的田裡開挖生態池,引入潔淨的湧泉水,讓周遭農戶們都能看見魚田共生的成果,接著再串聯理想一致的同好,將埔里的綠色保育農場,逐步推廣至數十家。幾年努力下來,總算讓當地台灣白魚的數量,穩定回升至四千五百多尾。搶救白魚成功後,陳新豪知道自己非走不可的下一步,就是要搶救更上游的湧泉。

「與我們一塊友善生態的農場,大約一半都位於湧泉口,所以湧泉的環境一定要保護好,才能確保台灣白魚和茭白筍都能健康成長。」為了更深入了解湧泉,陳新豪除了一面向湧泉專家邱郁文博士請教外,一面也親自走上踏查之路,前後調查了埔里盆地將近百口湧泉。

從環境監測展望適地適種

用風水師的智慧,當保護生態的農業鋼鐵人

除了協助友善耕作的農戶尋找湧泉、保護湧泉外,資訊背景出身的陳新豪,也積極投入氣象數據的收集,希望透過記錄溫度、溼度、土溫的變化,讓耕作更加精準、科學,進而建立起適地適種的資料庫。如此一來,不但可以降低農友走錯路的風險,也能間接發揮國土規劃的效果。

陳新豪說:「連我種了三十多年田的父親都意識到,如今連農民曆都不太準了,二十四節氣的時間常常出現誤差。」為此,他和農友陳祈華、焦盛明合作,開發出一套監測系統,成本不高,但效果切合農家所需:田間的微氣候數據,會被傳送到雲端記錄下來,農友們可以透過智慧型手機隨時監控變化,並從遠端遙控溫、網室的遮蔭、灑水,讓他們戲稱自己已經成了「農夫鋼鐵人」。

「作物都有各自適合成長的環境,同一套農法未必適合每一塊土地,更何況是氣候變遷劇烈的今天。」陳新豪舉茭白筍為例,適合茭白筍成長的環境,土壤溫度必須控制在攝氏十度到三十度之間,恰好落在湧泉的均溫區間,但要是埔里的土壤因為酸化、硬化,導致透氣性變差,土溫便會上升,影響茭白筍收成。「借助這套系統,我們就可以及早預警、防範。未來只要有更多人願意加入微氣候監測的行列,透過大數據分析,我們連病蟲害大量發生的臨界點,也有機會推估得出來。」陳新豪如是說。

從生態復育、湧泉保護,再到科技應用,陳新豪侃侃而談一項又一項進行中的計畫;雖然日子因此異常忙碌,他的生命也變得萬分充實。所幸,在這裡有一群和陳新豪一樣回流農村的青年,大夥都懷抱著健康農作的理想,運用新知多方尋求資源,社區也配合農村再生結合產業發展跨域合作計畫,以推廣安全農業、復育台灣白魚創造出產品特色,並為台灣生態農業開出了新路。

陳新豪回想起多年前的某一天,當他決定辭去倉管工作回鄉從農時,曾經條列出一張願望清單,跪在神明面前祈求幫助,「現在願望好像真的開始實現了。」

「不只台灣白魚回來了,紅冠水雞也在埔里的田間重現;我們家附近甚至有座農場,白鷺鷥和主人竟然變成朋友,就算主人的刀子不小心碰到它們,也不會嚇得飛走。」陳新豪笑了笑,篤定地說:「這不是一則寓言,是實實在在發生中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