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生活記憶出發  找到磚窯文化新價值

從故紙堆中爬梳窯業歷史,到紅磚應用方式的再發現,回到老家磚窯廠的張馨方,帶進了年輕觀念以及跨界合作,紅磚酒櫃、樂高磚塊,這些新構想,重新定義了紅磚,也更新了自己和家鄉的關係。

從生活記憶出發  找到磚窯文化新價值

「當我回過頭來看這段人生路,每一個做決定的時刻,好像都只和當下有關,可其實那背後的因子,老早就種下了,只是當時我沒發現而已。」女孩是這麼說的。

大三那年暑假,就讀法文系的張馨方前往法國的鄉下擔任志工,某一天,當她在小鎮裡信步閒晃時,一棟兩層樓的老房子突然抓住了她的目光,讓她須臾不忍離去。她突然很想了解,房子上為何會出現如此動人的裝飾圖案?紋樣的背後又有什麼意義?回國後,她很快地決定報考建築與文化資產研究所,最後順利取得碩士學位。雖然當初推動她深造的初衷,是為了一窺西洋建築史的堂奧,但是畢業那年,她卻交出一篇關於花壇鄉窯業發展的深度調查,不但在繁雜的文獻中指認出自己的阿祖,也讓人生的路標,不自覺地又指回「家」的方向。

彰化縣花壇鄉的橋頭社區,緊挨著中部知名的八卦山,這裡的黏土層相當適合製作紅磚,窯廠的歷史最多已經超過百年,橋頭社區更僅存著全鄉唯一一座八卦窯遺址,極具歷史意義。張馨方的父親張澄淵是順達磚窯第四代傳人,製磚業的極盛和極衰全都走過;當上個世紀九○年代,製磚快速沒落成夕陽工業之際,張澄淵為了保住家族記憶所繫的磚窯,毅然走上艱難的轉型之路。

與社區攜手,推動磚窯文化轉型

從生活記憶出發  找到磚窯文化新價值

從製作造型磚、鑽研磚雕工藝,到發展窯廠導覽和體驗教學,順達磚窯舉步維艱地摸索任何有機會的出路,在這段時間裡,橋頭社區營運中的窯廠,從將近三十家一路萎縮到只剩兩家。打國二開始,張馨方就開始協助家裡大大小小事務;只要有團體前來窯廠參觀,母親負責導覽時,她就是那個在旁邊協助整理桌子等雜事的小幫手。即便淵源如此,回到窯廠工作,一直不是張馨方的人生選項,開明的父母也從來沒有干涉過她的抉擇。

「起初只是為了碩士班的畢業論文,我才真正鑽研起橋頭社區的歷史。」張馨方說:「沒想到深入採訪之後,才發現家鄉的過去竟然如此輝煌。我們不但曾經是全台灣最大的紅磚產區,還是歷史承傳最完整的地方,經歷過窯體以及產品的完整演進,一個世紀以來不曾中斷過。」

在此同時,橋頭社區正以磚窯文化轉型做為該社區發展農村再生的重點,希望找到社區活絡磚窯產業的新方向,這個目標與張馨方父母理念吻合,順達磚窯便與社區合作,打造磚瓦窯文化園區,並開設工作坊及磚雕班,先讓社區居民從親手製磚,做為投入社區活動的開始,漸漸凝聚居民共識,最後能認同磚雕文化。

回歸生活面,紅磚製品也能儲存紅酒

而張馨方經過研究所時期的調查和學術訓練,逐漸對紅磚產生興趣,也促使她尋思看待紅磚的全新視野。「紅磚可惜的就是沒人替它發聲,它有毛細孔會呼吸,能夠調節溫度和濕度,其實是很適合台灣的建材。」張馨方說:「這些年我一直在想,我們應該讓紅磚重新回到生活裡頭,既然祖先們可以很有智慧地將紅磚運用到水管、飼料盆、枕頭、磨刀石等處,我們為什麼不能為紅磚找到新時代的使用價值呢?」

二○一四年,張馨方回到家中協助順達磚窯的營運;並有了將紅磚導引回生活中的「磚新生活」理念。這幾年,順達磚窯開始生產小型的磚條,讓遊客可以自行組裝成小花台,安放時下正受歡迎的多肉植物;而經水保局南投分局「文化傳承計畫輔導案」協助的工藝作品「萬事足一口灶」,靈感來自老一輩使用的爐灶,雖然外形微縮了,但真的可以放入蠟燭或酒精燈,從事簡單的炊煮,這項作品由於匠心獨具,甚至獲得台灣國際創新發明獎的肯定。

「最近我們也和工研院合作開發,嘗試製作一種外形像蜂巢模樣的磚製品,它利用紅磚調節溫、溼度的特性,儲存紅酒時便能發揮不錯的效果。」張馨方說,不設限地發想更多可能性,都是希望將紅磚這種材料的命脈延續下去。

走進順達磚窯位於南投草屯的台灣工藝文化園區的展售區,大門上迎面而來的拼貼裝飾,就是張馨方理想的展現。她運用前述的小磚塊,調整礦物質比例配出不同顏色,在玻璃上黏岀「春」字和一株藏猴頭於花朵中的桃樹。遠遠望過去,就像是喜氣洋洋的剪紙藝術,一直要貼近後細看,才發現是像孫悟空一樣七十二變的小磚塊。

「我覺得小磚塊也可以套用樂高的概念作組合,成為居家裝飾的一部份,從前還沒有人好好地耕耘這塊可能性。」張馨方就著空間比劃了兩下:「如果客人不曉得該怎麼運用,我們乾脆讓工坊像Ikea一樣,實際運用小磚塊現場做佈置,便能激發訪客舉一反三的靈感了。」

以感恩之心,將紅磚產業的價值傳出去

從生活記憶出發  找到磚窯文化新價值

持續堅持多年後,順達磚窯慢慢立穩了腳跟,在業界立起了口碑,舉凡古蹟修復、整修老房子,找不到合適磚頭的人,問題拿到這裡總能得到解決。如今,有父親的扎實技術做根基,母親和妹妹的齊心協力,還有張馨方自己帶進的新觀念,紅磚產業的未來似乎顯得多了更多可能,有了一絲重振榮光的契機。

而在社區努力下,現在遊客只要一進入橋頭社區,就會看到八卦窯造型入口意象,還有磚房、磚雕牆、磚雕門牌等以磚雕延伸而來的設計或擺飾;當然也可造訪橋頭社區最特別的資產——八卦窯遺跡;來到順達磚窯,還能來一趟磚瓦窯時光之旅,並體驗紅磚燒製。當遊客多了,老產業和古蹟重新被關注,像張馨方這樣懷抱新觀念的更多年輕人返鄉, 橋頭社區昔日的榮光也重新被找回來了。

「每當我走進窯廠時,總會懷著感恩的心情,我們是靠著後面這座山長大的,只有窯廠知道這一切得來不易;它藏有那麼豐富的故事和知識,我希望能夠被傳遞出去,不要見到它消失。」今日的張馨方,對家鄉的依戀更加清晰,更加無法抹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