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房老師,來嚐嚐看吧。」C哥熱情地說。

我們窩在宜蘭市巷內一家日本料理店,空間雖小但人聲鼎沸。老闆端上一盤肥大美味的魚下巴,油滋滋的魚皮飄著香氣,令人食指大動。環顧整家店不到十幾坪的空間,擠了超過三十位饕客。好友C哥在當地從事民宿相關工程,平常嗜好就是騎重型機車跟吃美食,這次他邀我來宜蘭走走,特地找了這家老店,並介紹一位宜蘭某餅店家族二代K給我認識。

配著日本料理與啤酒,K拿出他最近推出的酥餅禮盒,精緻的文創風包裝頗吸引人,與他們家族傳統包裝產品完全不一樣。

「子房兄,我這產品融合西式口味,包裝設計還得過獎、上過雜誌封面,但家族對我走另一風格產品不太認同,因此我決定獨立出來做一個觀光工廠,從原料進口、產品製作、包裝行銷都跟家族分開。」K自信地說,C哥對他使個眼色,要他跟我說明目前面對的困難。

K收回他的笑容,嘆了一口氣說:「最近我的工廠接近完工,但我有一個大股東臨時撤資,現在資金短少3000萬,需要找新的股東進來,眼看一個月內就需要再付款,C哥說找您聊聊可能有解。」

「銀行怎麼說呢?」我問,因為從銀行融資成本最便宜。

K講到銀行就生氣,憤憤地說:「銀行說我是新公司也沒訂單,借不到這麼多錢。」又補充說,「其實我很保守,我這公司從買地到蓋工廠也花了快6000萬,這過程我們都沒貸款。結果現在要進新設備與開始籌備營運,大股東居然撤資。」

「完工營運後,你公司每年預期淨利多少?」我問K。他掐指算算後,回答說:「600多萬吧。」

我想了想,由於餅店生意我並不是專家,但基於地產投資專家身分,我問他:「要不要考慮售後回租工廠取得資金?」

「售後回租?」K好奇放下手邊的酒杯,我拿出一張紙寫給他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