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接到一封品牌的邀約信,窗口的態度讓人印象深刻。

那是個女孩,一開始她寫信來的時候,其實我已經被極重的工作量壓得想暫時喘口氣,加上對方提出的合作方案與我的意願相距甚遠,於是請助理婉拒對方,沒想到這個女孩再接再厲的寫信來溝通,甚至提出希望見面討論的意願。

我有些驚訝,因為這個品牌其實不是第一次想找我合作,但前兩次和其他窗口交涉的經驗並不算太好,當時我同樣提出一些擔憂,認為配合方式需要調整時,對方立刻打了退堂鼓。正當我以為這個新窗口也可能會再度放棄時,卻收到了女孩的來信,「非常不好意思,回信晚了。」(其實也不過距離上封信兩天的時間而已)「因為我們主管今晚才剛下飛機,我立刻衝去跟主管報告整件事情,跟他說明我認為一定要跟妳合作的原因,以及方案調整後的優點,主管也覺得新的合作方式會很有趣。」

這可嚇到我了,那是個週五晚上,哪個主管剛下飛機就被下屬攔截下來不會很傻眼?信末這女孩誠誠懇懇的寫著,「很不好意思,因為我是個剛畢業的新鮮人,所以很多事情還不是很懂,但透過您提出的想法以及與主管的溝通過程中,我真的學到很多。」

說真的,看到這段內容時,我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一種無法言喻的感動油然而生。「我是個剛畢業的新鮮人」這句像是亮出底牌的話,看在我眼裡真是不可思議,想當年剛踏進職場時,簡直拼了命的想裝資深,化老妝、穿老氣套裝、避談就業年資,就怕客戶看不起我,但殊不知,只要態度對了,年資根本不是問題。反過來說,也可能正因為對很多事情不是很懂,所以造就了這個女孩的鍥而不捨:她可能不太敏感別人原先的回信其實滿懷拒絕的意圖,也可能不大知道應該「罩子放亮點」,勿擾主管或奉承上級原方案。

然而,自始至終,只有這個女孩,認真的想找出解方,最後,我們簽了合作約。

這陣子跟一位進出口貿易業CEO朋友聊天的時候,也聽他提起公司內部組織重整令人壓力不小的事,由於公司業績已連續緩成長了幾年,於是主管們決定大刀闊斧的改變「業務員績效獎金結構」,決定借鏡保險公司分紅的作法,讓原本案案齊頭平等分紅的方式,改為「已簽長約的老客戶只能分得過往一半的獎金,開發新客戶則可領翻倍獎金」,試圖刺激業務員更加認真。沒想到此舉立刻引發幾位資深業務員的大力反彈甚至揚言集體離職,因為手握眾多長約老客戶的他們屬於既得利益者,根本不必開發新客戶便月入數十萬,如此一來,若不開發新客戶,月收入便會只剩過往的一半。反而是公司其他資淺的業務,因為手握老客戶少,本來就習慣要靠開發新客戶才能賺更多獎金,樂觀其成新方案。

站在人性的立場,不能說這些資深業務有錯,畢竟曾經替公司打拼來的半片江山,正在享受收成卻這樣被收去;但站在公司營運的立場,「不餓」的業務對公司是沒有幫助的,老業務若是願意繼續開發新客戶,月收入不至於變動太多,只怕不是沒錢賺,而是熱情已不再。

不可否認,職場上也有許多認真的資深人員,與耍廢的資淺員工。比起討論「你工作多少年?」這件事,或許在職場上仍保有那份「餓」的初心,「想學更多、想做更多、想達成更多、想解決更多」才是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