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殭屍,就是外表看起來像是活的,但內在卻是死的,只有偶爾被電擊時,才會抖幾下,然後又回到僵硬死寂的狀態。

我知道,大部分的年輕上班族,都還是有血有溫度的活人,然而,這幾年我觀察下來,各行各業的上班族中,慢慢出現一種「殭屍上班族」,而且就像病毒傳染效應,數量愈來愈多。

有一次,我的朋友拿了筆電,到一家連​鎖餐廳吃早午餐。

中餐時間一到,人漸漸多起來,我朋友還在喝咖啡,這時一位外場主管(很年輕)面無表情地靠過來,直接請我朋友離開,因為座位不夠。

我朋友聽了呆住,一把火衝上來,但又壓了下去,她回主管說,一來店裡沒有張貼用餐時間,二來如果她佔用了大桌,可請她移到小桌,怎麼可以把客人當垃圾,直接下逐客令趕人?

那位主管(真不知他是如何升到服務業的主管)竟然仍擺出鄭捷般冷漠的死人臉,執意要我朋友離開。

還有,幾天前,我去路邊的茶飲鋪買杯飲料,跟店員說了要什麼茶,但年輕的他不看我、也不回答,聽完客人指令,就面無表情地,默默做出一杯手搖飲料。

這些殭屍世代的年輕人,他們真正的貧困,不是來自於錢,而是面對自己的工作和人生時,沒有想法、沒有熱忱,只想著錢和SOP,覺得客人感受甘我屁事,只要乖乖按照公司SOP做事、不要犯錯、撐到下個月,確認薪水有入帳,其它的都不想管。

因此,他們不想多花心力在客人身上,只想用打發和敷衍那些在他們眼裡看來只是「客人」的人類,不要讓他們投訴就好。

這些殭屍上班族,本來也都是有血有溫度的活人。我曾和幾位自認是殭屍族的年輕人聊過,他們說,剛開始進職場,他們也是有熱情和服務精神,但長久下來,薪水沒有漲,不要說買房子了,連學貸都快繳不出來,加上還要給家裡寄錢,再扣掉房租水電,有的人窮到還要靠信用卡預支來生活,下了班或放假,也只能窩在家裡打電玩或上網,日子愈來愈苦悶,內心怨氣也愈來愈重,但又不能離職,他們不自覺地就變成無感的人。

再者,工作只要出錯或被投訴,就要被扣錢,工作又不好找,也讓他們不再雞婆,多做多錯,寧可對客人和同事冷漠,只求不要有糾紛。

將心比心,如果我也是這群年輕人,不管怎麼拼,薪水永遠就那麼多,但不做又沒飯吃,每天窩在像狗籠的廉價套房裡,看不到未來,卻只感受到失業恐懼和無奈時,我也會選擇用冷漠僵化來保護自己,下了班再用吃喝和電玩來麻痺自己,如此日復一日,不去想未來。

幾年前我就說過,台灣已正式進入「新貧庸時代」,沒有資產,身上又揹著學貸房貨或信用卡債的年輕人,更是早就陷入「貧性循環」,永世不得翻身的M型窮人。

許多國外經濟學家幾年前就提出警告,「殭屍經濟學」必然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常態。如果從總體經濟的角度來看,整個地球的經濟,就等於是一隻比酷斯拉還大的殭屍。因為,世界各國經濟成長都在下滑,沒有基本面支撐,只有在各國央行印鈔票或降利率時,這個大殭屍才抖動幾下,但還是沒有活過來,而且很快地又全身僵硬,這種殭屍經濟還要持續多久,沒有人知道。

或許因為如此,沒有未來或不敢去想未來,成為一種傳染病,靜悄悄地植入許多年輕人的內心深處。

我曾問朋友的女兒,未來想做什麼?對什麼工作有興趣?她剛從大學畢業,成績普通,家中經濟只是小康,也有學貸。

她竟然回答「沒有想過耶,只要有個工作領得到薪水就好。」因為她平時的生活重心,就是和朋友到處吃喝玩樂打卡和自拍,這些就是日子的全部,從沒想過對什麼事有熱情和興趣,未來對她來說,更只是糊模的概念。

在寫這篇文章時,我兒子剛從軍中退伍,我問他想從事什麼產業?有什麼規劃?對什麼工作有興趣和熱忱?

即使我逼他在軍中讀了我寫的《30歲後你會站在哪裡?》和《塔木德》,還有巴菲特的書,讀完後他只說好看,但對未來,他卻是無感的。因為,他沒有特別想做什麼工作的衝動和熱情,也不知道自己該走哪一個產業。

我想,這些剛畢業和剛退伍的年輕人,或許也是未來殭屍族的一員。

因為,如果大環境是殭屍經濟,薪水又是不可逆的停滯或下跌,除非慧星撞地球或酷斯拉真的從海底爬到陸地來,就如我兒子說,或許有足夠的刺激和打擊,他才會被激發出鬥志,否則他們應該也是困在狗籠裡,餓不死也吃不飽,心愈來愈冷,表情愈來愈僵的上班族。

我兒子說他也同意這個推論,但似乎也沒有什麼抗拒和不安,仍然沒有表情地看著手機。

這時,我說我不同意這個論點,他的表情才稍有了一點反應,看著我。

我說,儘管大環境是殭屍經濟,但媒體報導中,還是有不少年輕人創業成功,突破低薪困境的真實案例。就像在陰屍路上,也有活人不甘心成為殭屍,成功突圍的故事。

我兒子放下手機,若有所思想了一下,點頭同意我的說法,然後繼續看他的手機,沒有多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