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回台灣的飛機上,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回頭一看,原來是我的老客戶,他是上海台商,現已退休,交棒給專業經理人。

「黃總,你還是像以前一樣,經常穿梭於兩岸嗎?」我點點頭,告訴他一切都沒變。

這次去大陸,主要是應邀赴南京授課,分析企業轉型之道,遇見了幾位台商。有兩種不同類型,老一輩台商有些已換跑道,甚至將公司賣掉,但還有一批現在才剛要進入,不少是服務業。

在上海轉機的時候,我收到一位在當地工作台灣人的message,她已在上海生根,第二代也在那兒長大,她發給我一篇她認為很可笑的文章,這是她小孩傳給她的,我一看,原來是商周最近的一篇文章「台灣比中國強的決勝點」。

文章重點是台灣人對亞洲市場能快速對接,相較於13億中國人有一定優勢。但我朋友完全不能接受,她小孩說大陸有許多人用臉書,不是只有台灣人而已,認為文章根本是在麻痺台灣老百姓,編織自己比大陸強的假象。

我們起了激烈的爭論,我提到中國經濟成長速度放緩,不少西方企業正撤出中國,許多外籍高階經理人因為生活品質,不願意被外派到北京與上海工作。

我朋友說我大概在台灣住久了,搞不清楚狀況,高階經理人只是一小部分,有無數外國年輕人仍然前仆後繼的前來上海這些大城市,雖然很辛苦,但沒有人想走,因為這裡有機會,這裡才是未來。

這一趟走下來,我有很深刻的感觸,不同台灣人看中國大陸,想法與感受南轅北轍,中國到底是機會還是威脅,主要看你做什麼。

如果你從事「Value Up」相關行業,不管是服務、文創或高科技,中國大陸是天堂,所有最貴、最好的,在這裡都找得到市場,你可以盡情揮灑想像,沒有極限;但如果你做的是「Cost Down」領域,就很痛苦,員工抗爭、政府管制、價格競爭,即使是郭台銘董事長壓力也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