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當今競爭激烈的全球「知識經濟」裡面,每一個學生都需要培養新的技能,才有辦法升學順利、就業有成、善盡公民的義務。由於學校未能培養學生這類新技能,以致當今的年輕人──還有我們這個國家──落居競爭劣勢,而且堪稱危急。教育界數十年如一日,外在的大世界卻是瞬息萬變。所以,教育並沒有「崩壞」,而是「跟不上時代」,測驗得分再高也沒意義。這是全新的問題,需要的是全新的對策。

世界三大變化,學校有待適應新環境

各位讀者應該有不少人就讀於大學或高中的前段「績優班」,因此,對於沒能和你同班同校但佔大多數的同齡學生是接受何種教育,可能有所不知。後段班的學生──且以貧窮人家或少數族裔的孩子佔絕大多數──少有機會接受任何形式的智能挑戰,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美國的中學輟學率那麼高,向來以「無趣」為首要的原因──這問題我們會在後文再作探討。

不過,教導所有學生動腦思考、激發求知慾,不該是由教育界獨力負責的技術問題。固然教師的專業進修、教科書和考試內容的改良等等均屬必要,但仍不足以解決這樣的問題。其牽涉還要再深得多,要往下直探到教育目的和體驗到底應該是如何、我們認為高中畢業生應該知道些什麼、有能力做些什麼……等等核心問題。家有在學孩子的家長,心中都有一套既定的就學經驗;對於學校的看法,也不脫過去經驗設下的雛形。只是,這些先入為主的看法,反而害得成年人沒辦法清楚理解在新世紀成長的孩子,上學讀書的經驗和我們以前有多大的差別。

所以,我在後文就會質疑各位對高中生上學「所學何事」的既有看法──也就是身在21世紀,所謂「受過教育的成年人」,到底是什麼意思?還有,「教學優良」到底應該怎樣才對?我們又該如何評量學生的學習成績?

問這些問題,不是要作哲理上的思辨,而是因為這些問題需要有新的答案,我們才有辦法於當今的經濟情勢裡,為自己掙得一席立足之地──孩子們也是。從湯瑪斯.佛里曼、丹尼爾.平克等多人的著作裡,可看出下一代必須和世界其他地區教育愈來愈好的年輕人一起競爭。許多工作機會──不論藍領、白領──因科技進步的關係,紛紛「移往海外」或自動化了。這樣的改變,迫使我們一定要檢討年輕人需要怎樣的教育,才有辦法爭取到好工作、保得住好工作。

我們之所以必須檢討21世紀的教育,不只是為了在經濟層面掙得一席之地。另也因為當今世界於極短的時間之內出現劇烈改變,為了討論學校應該如何適應新的現實環境,我們也必須探討下述三大基本變化:

快速演進的新興全球「知識經濟」,於世界各地的職場都有深遠的影響──各行各業,無所不包。

驟然從數量有限、取用有限的資訊,猛地變成如洪水猛獸洶湧襲來的資訊洪流。

媒體和科技對於年輕人如何學習、如何和外界聯繫──如何彼此來往──影響日益深重。

這三大變化分開來看,在在都對教育體系形成重大的挑戰。合起來看,更迫使我們必須徹底檢討原有的每一條基本假設,重新思考孩子到底需要學些什麼,又該怎麼去教。所以,本書就要探討這三大變化的力量,及其於教學、測驗、師資培訓、學習動機等等方面有何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