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那一天,我看著電視轉播台灣首位女性總統宣誓、印信交接,象徵新時代來臨的歷史時刻。但想到最近陸續聽到幾位女性友人工作上的煩悶,心情卻有些複雜。

女性的兩難角色

Sophie在證券業16年,一直有著不錯的「生活」,我強調是生活,不是工作。她時常出國旅遊,上健身房,名牌包包隨身,手上一只25萬的名錶,兩個女兒都大了,老公在北京工作,收入還可以,錢和房子都沒有後顧之憂。

「老闆不太喜歡我,14年前就這職位、薪水,從來沒有調整過,證券業面臨轉型,許多老將紛紛中箭落馬,不能配合轉型的戰將,過去再有功勳也是死路一條,我們很擔心520後的行情與證券業轉型後的生態。」Sophie語氣中道盡了無奈與辛酸。

我安慰她:「唉呦,妳老公很不錯,生活也還可以,不錯了啦!」

「明年,我想帶孩子去北京發展,夫妻長期分隔兩地不是辦法,而且我不想再看老闆臉色,做事都女的,老闆永遠都是男的,真的很不公平。」

我們互看笑了笑,是苦笑!

Kate自從畢業後,都在媒體業發展,但大家或許都能體會,無論紙本或網路媒體,其實從業同仁都只能用「辛苦,辛苦,非常辛苦」來形容。不管是追求流量、點擊率、按讚數、廣告量,或是追求發行量、獲利率,若僅僅將辛苦化為KPI的數字呈現,永遠是一翻兩瞪眼,老闆總是食髓知味,更弔詭的是,上面主管都是男的,執行者大多是女的。

年後她轉戰傳播公關業,女性被壓榨的情況日趨嚴重,Kate說「要不是老娘有房貸要繳,我絕不可能低聲下氣。」

她過去四年待過的三家網路公司,千篇一律都是如此,男性掌權,女性執行,她非常期待蔡英文上台後,真能有劃時代的轉變。

我說:「有可能嗎?女生還是好好愛自己比較實在吧。」

Kate:「我不想再換工作了,怎樣好好愛自己呢?」

我:「享受每一次妳舉辦活動中的美好時刻,與那些值得妳付出美好時刻的人們吧!其他的,就交給上天囉。」

Cindy倒是比較樂觀,決定七月辭職後給自己一年的時間好好學習,安排四次長天數的出國旅行,將自己全部清空,預備明年再出發。我問她:「妳不怕嗎?」

「有錢,過有錢的生活,沒錢,過沒錢的生活,我不可能餓死的,憲哥,放心吧!」

「我不是擔心,我只是覺得妳爽了一年以後,明年肯定回不來了。」

這次兩人是互看一下,給個微笑!

別太在意別人,多愛自己

三位朋友都跟我算熟,她們彼此並不認識,卻都超過四十歲,但我都給出同樣的結論:「女性要多愛自己一點。」

女性在職場本來就有生理限制、多一點的家庭束縛、世俗眼光、角色的重大衝突,我常講,要多多尊重女性工作者,你的老婆、姊妹、朋友在不同環境工作,都需要男性多點體諒。問題是,女性不只需要的是男性的忍讓與承讓,她們更需要的是能夠有發揮的舞台,體驗更高的成就感。

話說回來,家庭與職場的平衡不是說說這麼簡單,它不只是平衡二字而已,而是「取捨」,男性在取捨家庭與工作的選擇上都很單純,女性的糾葛就不是隻字片語這麼簡單了,兩性的工作平權,是一個永遠無解的議題,因為它永遠無法平等。

至少我是這樣認為,那該怎麼辦呢?

「別太在意那些無須在意的人,多愛自己一點」,希望我的三位好朋友都能聽進去,小確幸也好,大成就也罷,就是要多愛自己,別人才會愛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