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進台大的圖書館,我就有一個巨大疑惑:「台大的同學們,你累了嗎?」

當時我只是一個交換學生,看到台灣學生在圖書館睡午覺,覺得他們有點丟臉,誰會在圖書館睡成這個樣子?家裡是沒床睡嗎?

尤其是接近學期末,大家都在準備期末考跟報告,那時覺得在圖書館睡午覺的同學有點沒禮貌,也很自私,畢竟圖書館是K書的地方,位子應該要給需要讀書的同學,真想跟他們說,累了就回家休息吧,不要佔用別人工作的位子。

直到來台灣念博士班,交了一些台灣的朋友,發現圖書館睡午覺的現象很普遍,甚至當了上班族,還是保持睡午覺的習慣。

更沒想到我的太太也是其中一員。有一天中午,我打電話給太太卻劈頭被她罵了一頓:「現在是同事都在睡午覺的時間,你打電話來會打擾他們,現在大家都因為你來電而醒來了,以後不准在這個時間打給我!」

後來我才發現台灣人睡午覺的習慣是從小養成的,從幼稚園開始,一路到小學、國中和高中,每天中午學校都會讓全班睡午覺,偷聊天或看書還會被懲罰。

這跟荷蘭的生活習慣不一樣,我們中午會安排午餐時間,小學休息時間比較長,有一個小時可以讓同學回家吃飯,也給小朋友一點玩耍的時間;上了中學,中午休息時間減少一半,只有30分鐘,頂多可以快速地吃個麵包就要接著繼續上課;工作場合更不用說,午餐頂多20分鐘,快速吃點東西、翻翻報紙就算是午休了。荷蘭人的日常行程中,完全沒有睡午覺這個選項。

本著對「午覺文化」的興趣,我在小孩出生後,甚至特別研究荷蘭育兒書籍對午覺的觀點,發現荷蘭版的育兒書也不重視睡午覺,剛出生的嬰兒本來睡眠時間就長,難免睡「午覺」,但是育兒專家提供了好幾種方法讓小孩從白天睡2次趕快減少到1次,3~5歲就漸漸縮短睡午覺的時間,盡量拉長晚上睡覺的時間,換句話說,相較於台灣人養成「睡午覺」的習慣,荷蘭是從小養成晚上早點上床睡覺的「睡晚覺」習慣。

因此,荷蘭小孩都變很早睡,小小朋友大概7點或8點就上床睡覺,但是台灣晚上9、10點街頭上,卻還可以看到許多還沒睡覺的小朋友跑來跑去。

不過,居住台灣許久的我,也慢慢融入了在地的生活習慣,所以我博士班n年級的時候,有一天天寒地凍,我一進入溫暖的圖書館,借了書,看到書架旁邊有一張小小的沙發,沒有人坐,看起來很舒服,坐一下翻翻書吧?

坐著坐著忽然覺得眼皮好沉重,幾乎張不開,就想「閉目養神一下沒關係吧!」

再睜開眼睛時,已經一個小時過去了…睡午覺原來是這麼美好的事?!我以前怎麼沒發現?

想到我初來台灣時,還很討厭睡午覺的人,現在竟然沈浸在午睡的美好中,而且一定要在圖書館裡睡才香甜,我還真是徹底的實踐「入境隨俗」這件事,過去的我,真是個「荷蘭俗」!

自從開始午睡後,我發現情緒變好,下午工作更能專注有效率,耐力也更好,考試都考高分了!可以的話,我想跟荷蘭的教育部長跟勞動部長建言,學習台灣的午睡制度,說不定會帶來意想不到的好效果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