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目前有沒有特別偏愛什麼嗜好?馬拉松?攝影?」

舊金山的法魯克.拉希德(Farukh Rashid)正透過電話會議和史東通話。我則在紐約自己的沙發上旁聽。

我認識法魯克是在幾個月前,當時麥可的公關人員霍布斯帶我參觀了reputation.com的辦公室──兩層開放式空間的樓面,隔音室則是用來打敏感電話給名人客戶。她向我介紹了法魯克,並解釋說他通常是服務麥可的頂級顧客──執行長和名人。

「你們為琳賽(Lindsay Stone,2012年她在美國軍人公墓「靜肅」指示牌前,手比中指、大聲咆哮,引起全美網民高聲躂伐)量身打造服務,很不錯。」我說。

「她有需要。」萊絲莉回答說。

她真的有。麥可的策略師研究了琳賽的網路人生,發現除了安靜肅穆事件,她幾乎是一片空白。

「她人生的那五秒就是她整個的網路資歷?」我說。

法魯克點點頭。「而且琳賽.史東不是只有這位。叫這個名字的人都有同樣的問題。美國有六十個琳賽.史東。有德州奧斯丁的設計師、攝影師、甚至是體操選手,而且她們全都被那一張照片定了調。」

「很抱歉給你們的人是這麼棘手。」我說道,並覺得有點得意。

「哦,不會,我們挺興奮的。」法魯克回答說。「這是個有難度的案子,但也是很棒的案子。我們會向真正的琳賽.史東介紹一下網路。」

「貓對你重要嗎?」法魯克此時透過了電話會議問琳賽。

「當然。」琳賽說。

我聽到法魯克把「貓」這個字敲到電腦裡。法魯克年輕有活力,而且就跟他希望使琳賽看起來的一樣開朗與樂天,不會憤世嫉俗和惡意嘲諷。他在推特上的基本資料說,他喜歡「騎單車、健行、陪伴家人」。他的盤算是建立琳賽.史東的Tumblrs和LinkedIn頁面、WordPress部落格、Instagram帳號和YouTube帳號,以淹沒那張可怕的照片,用正面的浪潮把它沖掉,沖到正常人在Google中不會去看的地方,就像是搜尋結果第二頁的地方。根據Google本身對「眼球運動」的研究,有53%的人不會點擊頭兩頁以後的搜尋結果,有89%的人則不會看第一頁以後。

我在參觀他們的辦公室時,麥可的策略師傑瑞德.席金斯(Jered Higgins)告訴我:「第一頁長成什麼樣子,就決定了別人怎麼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