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幾年前,台灣社會發生一件不大不小的事件,南港輪胎一位協理,利用職務之便,多年來累積收賄20多億元,其中包括被警方在家中找到的近3億現金。媒體報導重點大都放在這位協理和家人生活多麼簡單樸素,鄰居驚訝他怎會那麼有錢,以及放置三億現金需要多大空間,重量多少等等。

這則新聞看得我嘖嘖稱奇,坦白說,錢財人人愛,令人百思不解的倒不是他為何鋌而走險,而是...

他辛辛苦苦搞那麼多錢究竟為什麽?
他和老婆都早已年過六十,此時不花錢,以後只怕也沒時間花了,為什麽不早點退休享受人生?
他在海外有50個戶頭和一個人頭公司,我連處理兩個國內賬戶都嫌麻煩,他不焦頭爛額才怪,哪來生活品質可言?
台灣媒體一向嗜血,為何對他的家庭背景,犯案動機,精神狀態等,不加分析報導?

回答這些問題其實不難,說穿了,這位老兄賺錢的目的就是賺錢本身,而不是為滿足任何特定需要,他能賺就賺,不賺白不賺,永遠賺不夠,不賺就不知做什麽。事實是,他的價值觀和台灣社會主流沒有明顯差異,生活方式也和一般人沒有很大不同。

正因如此,媒體懶得深入研究此人,觀眾同樣未察覺此事有何奧妙之處。這是個標準的「房間裡的大象」現象,所有人都看見了,卻全都在潛意識中選擇忽視它的存在!

相信這則新聞早已被多數人遺忘,但我認為它的重要性超越許多其他被大肆報導的事件。面對此現象,如果人們只能對堆積如山的鈔票發出驚嘆,卻看不見背後的荒誕,那麼,即使不致像那位協理一樣被關在監牢裡,也很難避免被金錢堆成的無形牢籠桎梏終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