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阿姨是個年屆60的職業婦女,她的孩子和我是好朋友,她正在讀大學一年級。

她住新竹,工作地點也在新竹,每周四天搭車到台北來上課。其中兩天是周間,下班後接著上課,來回通勤時間就要三個多小時。

有必要這麼辛苦嗎?拼這個學歷有什麼好處?還學得來嗎?我滿腹好奇。

長輩學生,上課了!

王阿姨有大學學歷,工作是在一個做研究報告的機構擔任管理職。幾十年來,她幹練認真、樂在工作,直到最近幾年,她常常想:「我生活只有工作嗎?我不愛購物,我可以給自己什麼,讓生活更豐富?」

她想起自己對色彩、圖像、藝術、設計、動畫這些事情非常有興趣,甚至頗有直覺和天賦。「如果能將動畫發展成退休後的興趣,甚至第二專長,不是太美妙了嗎?」

於是她申請了台北文化大學的數位媒體進修學士學程;因為她的工作表現證明、主管推薦信,她順利錄取了。從去年開始,成為高齡大一新生。

雖然王阿姨同時在工作,但她修課毫不手軟,上學期14學分,下學期20學分。她周六周日要連續上課8小時,周三周五要上課到晚上10點半,然後趕夜車回新竹。我聽著都覺得辛苦,但王阿姨在談到自己上課的收穫時,卻是滿滿的熱忱和感恩。她和我陳述在每一門課的收獲:

「在《藝術欣賞》這門課,老師透過教堂、書法、舞蹈的講解,讓我把直覺的感動化為可以表達和理解的知識;我的期末報告是電影髮型和化妝技術,在資料蒐集過程就開了我的眼界,後來,我看電影的視野完全不同了,我不只看到情節和特效,更開始看到用來扮老的化妝技術、模仿白內障的隱形眼鏡等細節巧思。

我覺得在上課中,點點滴滴學到過去從來沒有接觸過的知識,拓展了我的人生範圍,而且可強迫訓練自己鍛練腦力,雖然很累,但是總感到非常充實和快樂,因為這些都不是和一般朋友聊天能得到的。」

雖然和同學的互動上,王阿姨有點遺憾,同學多數是20多歲,40歲以上的學生很少;同學們對她很尊重,會稱她「姊姊」,在電腦繪圖等課程會幫助她,但是畢竟年紀差很多,較難找到有共鳴的話題。

老師對他這位長輩學生如何呢?王阿姨讚不絕口:「我遇到好多認真的老師。有一門課,有個同學患肌肉痿縮症的疾病,這門課的老師常走到他面前,蹲著和這個學生溫和說明、鼓勵,我好感動。我的導師和系主任對學生更是用心也非常好,有一次我在選課上遇到些問題,結果當晚導師特別用Line 和系主任提及此事,請系主任為我解說,結果系主任親自回覆一大串文字,仔細說明,幫我排除疑問,我好敬佩老師和主任對學生細心的關懷協助。」

60歲,學習黃金時機

「王阿姨,學歷對你上班又沒有幫助,你為什麼要這麼辛苦地通勤往返上學呢?」王阿姨的回答,讓我發現她求學絕不只是一時熱血,而是在思考人生,了解社會變遷後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