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一堆教育從業人員啊,余光中啊,李家同啊,跳出來反對「高中生參與課綱制定,因為沒有專業知識」,感到十分北七。

你們這些大人們,講話之前可不可以動一下腦子。

修法通過讓學生參與的那個會,叫做「課程審議大會」。這東西是幹嘛的呢?這東西是各科課綱都已經擬好草案了,最後送到這個大概有四十多名代表的地方,進行最後確認的地方。在海東青的〈撤廢微調課綱,更要檢討課綱體制〉一文,就很簡要地說:「課審會審議大會在課綱研製的實務中,往往僅扮演立法院三讀般的形式審查之角色。」

所以,請跟我一起默念三次:

——學生根本沒有參與到「制定」課綱這塊。

——學生根本沒有參與到「制定」課綱這塊。

——學生根本沒有參與到「制定」課綱這塊。

在這篇文章也說到,這四十多名代表,本來就來自不同的專業領域,但是所有科目的案子都會送進來審。不管是歷史地理公民數學物理化學美術音樂,都是在各科的小組當中擬好草案之後,才丟進這個大池子的;所以你用「專業」來靠北高中生,根本毫無意義。

在這一道關卡裡面,大部分的代表都沒有相關專業好嗎。

很可能你是因為數學教育的專業被選進課程審議大會的,但在這個會上,你還是可以對非數學的科目做出建議、投票。因為在制度設計裡,這一關本來就不是拿來審查純知識細節的,而是對整個教育的大方向進行把關。(如果到了這一關,知識細節還會出問題,前面各分組的專家是幹什麼吃的........)

什麼樣的大方向呢?比如說,如果在課綱中出現「改變原住民粗狂草莽的習性」這種陳述時,課程審議大會其他有正常政治敏感度和文化理解的成員,就可以要求把它退回去重寫。

如果余光中或李家同們真的這麼在乎專業,認為只有專業才能介入,你們應該主張的是廢掉這個審議大會,直接以各分組來決定。但事實上,教育過程本來就不是只有「專業」需要考量而已,你實際上要將一套東西推向全國,而且具有一定程度的強制力,怎麼可能不參考更廣泛的意見。

在這種結構上,學生至少還可以扮演一個「試用者」的角色,他們的專業就在「他們知道學生的思考方式,能夠協助其他專家檢測課綱的可行性」。這可比另外弄一個小組,讓王曉波這種二流學者跨行去弄歷史課綱,要「專業」得多了。

當然,以上說的是制度設計的理想情形,實際上好不好可以再討論。不過連制度的原型都搞不清楚的言論,就完全不用考慮了。

特別是余光中——你根本就是教育領域裡面應該要被轉型正義的目標。夠水準的教科書,應該只有兩種處理余光中的方式,一種是不選,一種是選了之後附上他如何自甘成為官方鷹犬,因而扶搖直上的故事。

由余光中來討論課綱?不要出來搞笑了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