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年前,在上海的一場客戶會議上,我們正跟供應商和合作伙伴一起吃飯。這是一間台灣公司,規模很大已經上市,有超過40年歷史,是產業內的領導廠商。他們的創辦人接近70歲,但在產業內依然非常有名,而且因為聰明、頭腦清楚而備受尊敬,他在20幾歲的時候就白手起家創立了這間公司。

那天的晚餐,他們公司總共7位出席,除了創辦人之外,另外6位都是最受信任的員工,有些人是來自比較老的一代,大約50或60歲,在過去30年跟隨著創辦人一起打拼,而有些則是來自年輕一輩,大約30歲上下,但被認為是公司最優秀的年輕人,被公司有計畫的培訓,希望能夠盡快成為公司未來的管理階層。

創辦人當時已經70歲,有謠傳他將要退休,把公司交棒給新的執行長。他有兩個小孩,女兒年紀比較大,兒子比較年輕,兩位都在公司內工作。兩個人都結婚了,女兒在業內因為聰明、強悍和能幹而較為人所知。小兒子則比較沒那麼多人知道。

他比姐姐年輕許多,當他加入公司的時候,公司已經穩定而且成功,所以他沒有真正見到過公司早期的挑戰和掙扎時期。多半的人都認為他是一個好人,但同時也有點沒安全感、比較情緒化,做的商業決策多半是基於表層原因和關係,不太算是一個很好的經理人。

那天晚餐時,我們在討論最近一項重大合作關係合約,對我們雙方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當晚餐快要結束時,我們也幾乎討論完合作的細節,對話開始轉向到他們公司的歷史和創辦人創立公司的經驗。

最後,也許是因為漫長的晚宴的疲憊加上紅酒帶來的放鬆,他停頓了好一會,然後面向他的員工,說:「我很快就會退休,我知道我的兒子沒有能力,我知道他是被寵壞了,不是很聰明。否則我很早前就會退休並把公司交給他了,但在這幾年觀察之後,我發現他永遠無法真正達到我們的期待。但他仍然是我的兒子。所以,當我退休後,請支持他、幫助他,確保公司在他手上可以繼續運作。」

5年後,有天早上,我剛好在上班前跟一位老同學喝咖啡,他在3年前加入了我剛剛提到的那間公司。我問他在那天的晚餐後,內部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那天晚餐後一年,創辦人真的宣布退休,並把公司交給他的兒子。他那時候也剛好中風了,所以或許也是因為他沒辦法再繼續拖下去了。他兒子在過去四年接任執行長。而比較有能力的女兒依然是同樣的資深副總裁,之前是向他爸爸報告,現在是向他年輕許多的弟弟報告。

那天晚宴上6位最受信任的經理中,只有一位還繼續留在公司。有兩位在創辦人退休後沒多久也跟著退休了。而其他三位被訓練來有一天要協助管理公司的年輕經理們,全都在接下來三年內離開了公司。

那間公司現在變成一個很不一樣的地方。1/3的老員工都退休或是離開去了其他公司。許多關鍵職位,現在全都是那個兒子的朋友或親戚擔任,每天許多重要決策都不是依照數字或表現來決定,而是看那個兒子比較喜歡或相信誰。這幾乎就像是有一群小孩,在一個屬於自己非常小的圈圈中分享所有的玩具。

通常,當我們在尋找合夥伙伴或是要開放廠商競標我們的IT系統時,執行長會選擇他朋友的公司,而不是因為這家公司比較好。通常,他們的價錢比較高,而服務甚至比其他選擇都還要差。比如說,現在IT部門的主管是那個兒子表姊的丈夫。他甚至沒有IT背景或學位,沒人知道他在自己的辦公室做什麼,甚至連會議都不參加。他最惡名昭彰的是常常性騷擾年輕女同事,但從來沒有惹上麻煩,完全沒在怕。

我們業績最近已經停止成長,但每年花費依然穩定增加。聰明的經理人都可以看見這些問題,而許多人不是退休就是離開公司去找其他更好的機會。公司股價還沒開始真正下滑,因為創辦人在退休前留下了許多現金和好的經理人來幫助他兒子,所以公司還可維持這樣浪費和停滯的現況一陣子吧,但在近幾年,公司現在已經非常不一樣,內部有許多不同派系,全都在討好那個兒子。」

他嘆了口氣。

「看到這些真的很令人難過,但這也是一個亞洲家族企業的例子,顯示我們的想法常常被傳統思維卡住或限制住。那個女兒更有能力、更被尊重,但她幾乎不可能爬得更高。創辦人這麼聰明、有能力,他年輕時可以自己打造出一切,但最終,依然無法跳脫他的傳統思維,強迫性地把公司傳給兒子,即便他很清楚他的兒子沒有能力,不值得這些......」

在許多方面來說,看著這個過去幾年曾經被高度尊重的公司發展,就像是讀著中國古代王朝歷史一樣。創始執行長常常是超級有能力,但依然陷入公司一定要傳兒不傳女的迷思。

我們最近常常跟新創公司團隊或是年輕經理人交流,他們正開始打造新的部門或是招募第一個員工時,我們常常聽到這些話:

「我們整個新創團隊都是來自同一個系的好朋友。」
「我們新公司有4個人,全都是大學時候的室友。」
「我正在找我第一個助理,我想要聘用一個我真正喜歡的人,能夠自在相處,所以我想要先問問看我的表弟。」

我們要非常小心不要沒必要的公私不分。理想上,我們應該要試著招募能力最好的優秀人才,而不該是我們最好的朋友、家人或是拍我們馬屁,讓我們自我感覺良好。我們不應該受限於傳統價值或是思維。

不然,在短時間內,我們的新團隊、組織或整個公司,就像這個例子一樣,可能會突然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