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勿被「沉沒成本」所羈絆:為了英靈20萬人而犧牲的300萬人

以前,我曾經碰巧看到一個電視上的紀實節目。

該節目是在追蹤日本和美國之間一直到1941年開戰為止的過程。根據那個節目所述,在開戰前夕的最後外交交涉裡,當美國提出所謂的《赫爾備忘錄》(Hull Note,由當時的美國國務卿科德爾.赫爾(Cordell Hull)等人對日本提出的雙邊協定概要)、逼迫日本自中國全面撤軍並放棄權益時,事實上日本政府曾經非常慎重評估,究竟要就此進入與美國的全面戰爭,或是接受美方的條件撤出中國,以避免戰爭。

據說,被迫做出這個決斷之際,最後重重壓在包括軍部在內的日本政府決策人員心中的壓力,是認為如果接受美方要求撤軍,會對不起甲午戰爭以來,在日俄戰爭、九一八事變、日中戰爭等戰役中陣亡於中國的20萬英靈,也擔心承受不住國民對此的社會輿論。

但事實上,「對不起先走一步的同志」並不能成為理由。現實上無論跟美國開戰或是自中國撤軍,死去的20萬英靈都不會再回來了。我可以理解,當放任自己被感性牽著走的瞬間,心情上確實會覺得對不起20萬英靈。我想,當時的日本國民就是被這種氛圍所支配。結果,政府決心對美開戰,太平洋戰爭就此爆發。

在這種時刻需要的,終究還是領導者的資質。是要任由感性拉大現實中的戰線,還是要冷靜地思考:「不,稍等一下!」「一旦跟美國展開總體戰,會怎麼樣?」

結果,被感性牽著走一事,導致日本自我毀滅。因為覺得對不起20萬英靈而引爆的這場戰爭,包括民間在內,造成超過300萬名日本人犧牲。如果連同日本人以外其他各國因這場戰爭而死亡的人數全部加進來,這數字還會更恐怖。

無論誰來思考,都不得不承認這是個不合理的決定。當然,在巨大的歷史鴻流中,有一股龐大的力量引導著時勢往那場戰爭發展,則是事實。只用放大鏡檢視最終局面的片斷,也許不盡公平。但重要的是,我希望大家永遠記住,任由感性牽著走,決策往往會朝向不合理的方向傾斜。

經濟學有一個概念叫做「沉沒成本」(Sunk Cost),指的是已經付出且無法回收的成本,不會因為你做什麼決策而改變。

比方,公司成立了一家子公司A,開始新事業,累計花費了10億元費用。然而,由於多家競爭者也陸續切入相同的事業領域,造成子公司A不斷虧損,未來也沒有希望轉虧為盈。這種時候,應該把之前投入的10億割捨為沉沒成本,出售或清算子公司A後自該事業撤退,或是應該拘泥於至今為止投下的10億資金,繼續維持這個事業?

如果這件事只牽涉到金錢,其實還很容易以道理來切割。但如果設立子公司A的人正是現任總經理,部屬是否還能直言:「應該馬上撤退」呢?或者是以總經理而言,自己決定開始的事業,他有辦法自己做出撤退的決斷嗎?

這時,感性直覺就會入侵。實際上,因為在乎沉沒成本而轉向感性判斷,未能自該撤退的事業撤退,最後導致傷口愈來愈大的企業相當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