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史丹佛指導組織行為學的教授傑佛瑞.菲佛(Jeffrey Pfeffer)認為,在掌握權力的過程中,失敗經驗無可避免。

「即便看來一帆風順的人,也必定曾有過失敗、挫折或懷才不遇。特別是經營新創企業,許多細節不可能盡如人意。(中略)有時就算腳踏實地,努力克服難關,還是有可能遇上悲劇,問題是在遇到之後,該如何重新站起來。」(出處:《Power:面對權力叢林,你要會耍善良心機》,傑佛瑞.菲佛著)

菲佛教授在史丹佛開了一門名為權力學(The Paths to Power)的選修科目,讓學生熟習權力技能。權力技能,指的是能夠獲得權力,並徹底發揮其力量的能力。據聞從史丹佛畢業的學生中,有不少人敗在組織內鬥。

「為了出人頭地,在背地裡耍些小手段太丟人了。」
「我沒辦法像他們一樣,那麼不擇手段。」
「想辦事順利,還要先跟董事會的高層打好關係,沒必要這樣做。」

學業成績越優秀的人,似乎就越有這類重視領導者品格的傾向。但是,據教授所說,不論是IT企業或自己創立的公司,只要是企業組織,就無法避免人與人之間的權力鬥爭。大約有三成到七成的管理者,都是因為內鬥因素,而在工作上遭遇重大的挫敗。

因此,在權力學的課程中,會介紹一些由於做事不夠圓滑,而慘遭解僱,甚至是遭到檢方偵訊的真實案例。學生能藉由這些實例,思考「為了避免這類失敗,在組織中該採取什麼樣的行動?」

默不作聲,只會讓對手有機可乘

舉例來說,在組織當中,如果由你經手的業務失敗了,該如何向上級交代,才能將傷害降到最低?菲佛教授強調,不管發生什麼事,都得先自保。

一項重大的工作失敗,會使得組織內部開始釐清責任歸屬、甚至互相推卸責任,若是默不作聲,容易被誤會為有失職責,讓對手有可乘之機;為避免這種狀況,要立刻、積極的向上級報告現況,以及跟相關人員說明自己的立場:「雖然發生了目前這些問題,不過自己已經掌握了最新狀況,也想好了接下來的對策。」切記,你只需要陳述這類客觀的事實,「這全是我一個人的責任」這種自以為悲劇英雄的話,絕不能輕易說出口。

2013年從史丹佛商學研究所畢業的加藤千尋回憶:

「狀況發生後,要盡早向相關人員或主管表明立場,並說明後續的應變措施。菲佛教授強調,在工作上就算遭遇失敗,也絕對不該主動承認是自己的錯,只要主動說明目前採取什麼樣的措施就夠了。

大部分人聽到這些說法,通常不會太過追究責任歸屬,甚至可以藉此尋求對方的建議,以達成最佳的善後做法。

組織的失敗,不代表個人的失敗。只要了解這一點,以當事者的身分及早與組織共享情報,就能有效避免被歸咎為個人的失敗。

搞砸了,怎麼處置可以保全名聲?

前文提過的格羅斯貝克教授,在史丹佛的課堂上,曾舉出各項失敗的案例。他也特別提到失敗可分為兩種:第一,能夠重新出發的失敗。第二,真正難以振作的失敗。

能夠重新出發的失敗,大多符合以下兩項或其中之一:

<第一,付出最大程度的努力,結果失敗了。第二,對於投資者與周遭的人展現出最大的誠意,結果失敗了。

也就是說,即便創業後公司發展不順,只要努力向眾人展現最大的誠意,未來上頭還是願意重新給你機會。加藤千尋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