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就職前,有論者以「一百字戰略」形容蔡英文總統對應兩岸關係的法寶;30分鐘就職講話,蔡英文用了318個字,描述未來任期她對兩岸關係的願景和努力,並呼籲「兩岸的兩個執政黨」應該要放下歷史包袱,展開良性對話,造福兩岸人民;然而,只認「九二會談的歷史事實」,避開「九二共識」的既成語詞,能否得到北京的正面回應,未必能全然樂觀。

繞個彎,迴避九二共識「敏感詞」

以318字的兩岸論述,但全篇近6千字的講稿不到二十分之一,表達「維持現有機制和既有政治基礎」的蔡英文,或許已經盡了最大努力,對比16年前民進黨第一次執政的前總統陳水扁在五千多字講稿中,以758字敘述他對兩岸關係的看法,相對而言,用力實在不可謂大。蔡英文肯定「既有基礎」,陳水扁亦然,當年陳水扁除了宣示「四不一沒有」之外,在「既有基礎」上,要處理的是「以善意營造合作的條件,共同來處理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16年過去,「九二共識」都成了民進黨的「敏感詞」,遑論「一個中國」。

但不論如何,蔡英文還是超越自己一小步,她用了更多字形容「1992年兩岸兩會秉持相互諒解、求同存異的政治思維,進行溝通協商,達成若干的共同認知與諒解,我尊重這個歷史事實。」不談共識,但肯定「共同認知與諒解」,求同就是「一個中國」,存異就是「各自表述」,基本就是「九二共識」的內涵;在依照憲法之外還有依照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和相關法律,處理兩岸關係,上述憲與法之前提皆是「兩岸未統一前」(也是一中原則),然而,兩岸關係絕非說文解字就能推進,蔡英文繞一個大彎的說法,美方或許可以接受,但重點還在於北京的接受程度。

東海南海爭議,照抄馬英九

可以和陳水扁、馬英九對照的,不只兩岸關係,在區域和平與國際參與上,除了「新南向政策辦公室」,強化與東協和強度的合作之外,蔡英文和馬英九看不出不同,猶有甚者,蔡英文宣示「我依照中華民國憲法當選總統,我有責任捍衛中華民國的主權和領土;對於東海及南海問題,我們主張應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簡直照抄馬英九於2014年的主張。

在人權方面,陳水扁和馬英九都著墨不少,當然,兩任總統16年,已經讓國際人權兩公約入法,在廢死猶未成為社會共識前,蔡英文略過不表,也不必過於挑剔,陳水扁在府內設置「國家人權委員會」,蔡英文則宣示要成為「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陳水扁談「綠色矽島」,蔡英文則承續馬英九的「政績」,接續要在行政院下設「能源和減碳辦公室」,這些任務編組的委員會或辦公室,能發揮多大作用?目前看不出來,就像蔡英文宣示要為年輕人打造更好的國家、要帶領台灣經濟轉型,連口號都不生動,遑論具體辦法;最具體的,還是年金改革,不過,她重申競選時的政見,要召開年金國是會議,根據過去20多年,從李登輝到陳水扁兩任總統二十年的經驗,除了修憲,國是會議沒達成任何任務,但不論如何,終究是表現了「想解決問題的誠意」。

「勇敢ㄟ台灣人」還得依憲依法

蔡英文想用會議解決的問題不只是年金,還有「司法改革」,這個議題早在前李登輝就落力甚深,也召開過全國司法會議,然而,他的任內有為關說案下台的法務部長,有失言說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黨秘書長;陳水扁就職時強調,司法的尊嚴是民主政治與社會正義的堅強防線…,強調要給予司法界嚴格的督促與殷切的期盼,同時宣示要節制行政權力,還給司法獨立運作、不受干擾的空間,他也召開了全國司改會議,結果,扁八年任內,司法成為他動員國會的工具之一,卸任前還爆發調查局長洩密案;馬英九談司法改革不召開司改會議,他自認恪守不干預司法,依舊發生檢察總長洩密案。

由是可知,蔡英文的全國司法會議作用或許也是有限的,作用有限也罷,她的認知是要「透過人民實際的參與,讓社會力進來」,「司法必須回應人民的需求,不再只是法律人的司法,而是全民的司法。司法改革也不只是司法人的家務事,而是全民參與的改革。」從好處看,這是納入民意的司改,但另一方面卻不無民粹影響司法的疑慮。

520就職,3個小時就過去了,總統的講話,30分鐘也過去了,未來4年,就從這一刻開始,期盼在全民祝福下的蔡英文總統,時刻不可或忘她的承諾:給國家一個機會,「勇敢ㄟ台灣人」還得依憲依法,才能打造出「團結的民主」、「務實的民主」、「效率的民主」。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