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村長召喚  黃金水鄉耕良田

在純樸的客家村南埔,一位返鄉的年輕人,原本只是為了協助父親經營農場,後來卻成了活化南埔的青年軍,從整修百年水圳、發展無毒農業、推動南埔穀東俱樂部,村民的情感被凝聚,也讓南埔往環境教育場域前進。

青年村長召喚  黃金水鄉耕良田

新竹縣北埔鄉的南埔村,其實與北埔老街相距不遠,一條叉路轉進去,映入眼簾的卻是截然不同的田園景色,沒有喧鬧的人潮,取而代之的是恬淡純樸的客家民風,汨汨流動的水圳,加上金色的稻米、柑橘、杮子、蕃薯和夕陽,使得南埔村擁有了「黃金水鄉」的美名。

南埔是具有百年歷史文化的傳統客家庄,村長莊明增原本也和其他農村子弟一樣在外打拚,一九九八年,台灣將要加入WTO,莊明增為了協助務農的父親轉型,捨棄汽車修理廠本業,以蕃薯焢窯活動打出南埔知名度,朝向休閒農業發展,最後更舉家返鄉,成為活化南埔的青年軍。

然而幾年之後,莊明增卻發現自己的想法與農民有落差,「老人家只要生活品質好,農產品賣得出去就好,休閒農業對他們來說,是財力和人力的負擔。」於是他調緩步伐,開始接觸水保局的農村再生培根計畫,也看到了南埔的人文與自然價值。透過農村再生計畫,南埔社區完成了整修百年大圳夢想,打造南埔圳成為生產、生活與生態的活水源頭。

活化百年水圳,推動農業有機專業區

南埔圳建於一八四五年,是南埔村民農業灌溉與日常生活的水源,歷經歲月沉澱,這條大圳的功能難免衰退,莊明增經過多次與水利署、水利會協調,甚至取得老農們同意,配合大圳工程發包,全村休耕一年,就是希望把水圳找回來,找回農田生命力。對於以農為本的保守村落,幾乎是不可能的挑戰,最後終於讓南埔村成為全國第一個核定農村再生計畫的社區。

在大圳整修期間,村民的情感也重新被凝聚,大家自主清理水圳,一起修護百年水車,更利用舊木料建造兩座洗衫亭,命名為同心亭和協力亭,重現水圳洗衫傳統。落成當天,全村村民都來剪綵,還在匾額留下了簽名。

南埔圳完工後,「黃金水鄉」的第二階段願景是推動農業有機專業區,莊明增以「小地主大佃農」的概念出發,希望號召年輕人返回故鄉發展無毒農業。社區找來第一個引進穀東俱樂部的農夫賴青松上課,推動南埔穀東俱樂部,並與新竹荒野協會合作,請他們來認養農田,一股一千元,用自然農法及友善耕作法施作,不施肥和不灑農藥,每股可以換得十公斤的白米或糙米,不但解決銷售問題,也活化休耕荒廢的農田。並舉辦插秧、除草等體驗活動,例如明基友達集團便曾與南埔村合辦「我的一畝田」體驗活動。在這樣的運作下,合作耕種的田地已從第一年的三分地,到現今已有兩甲地了。

石爺祭、鹹菜季活動傳承在地文化

青年村長召喚  黃金水鄉耕良田

此外,莊明增也透過農村再生文化保存活動,陸續舉辦「石爺祭」與「鹹菜季」等活動。石爺公是南埔村民信奉的重要神明,老一輩村民說,石爺公是專門保佑嬰幼兒平安長大的神明,因此當地小嬰兒出生後就會被家長帶去拜石爺公,然後領絭(平安符)掛在身上當石爺公的契子或契女,每年石爺祭時可以換新的絭,等到男生當兵、女生出嫁時,再把絭還給石爺公,表示長大成人。

因此,每年五月的石爺祭,南埔村會舉辦「脫絭」成年儀式,並請大家品嚐客家料理「熝湯粢」,今年是石爺祭活動十周年,莊明增還推出限量石爺文創紀念公仔套裝組,現場也搭配農村生態尋寶、擲筊比賽、農夫市集與米食推廣體驗等項目,讓民眾在輕鬆購得社區優質的農產品之餘,也能感受社區推動農村再生成果。

另一個重要活動則是南埔鹹菜季,遊客除了和村民共享當季最富土地芬芳的芥菜大餐之外,還可以看到阿公阿婆所組成的「南埔鹹菜桶­打擊樂劇團」。莊明增說,二○○七年時,非洲鼓打擊樂家陳錦輝搬來南埔的三合院定居,在他的遊說下開始教阿公阿媽打鼓,但是非洲鼓價格不斐,於是眾人突發奇想,利用客家庄醃製鹹菜的塑膠桶,輕快地打擊節奏,後來甚至把南埔村爭取修水圳的故事搬上舞台,參加文化部全國村落劇演競賽獲得首獎!

「我希望這裡的人文和自然生態都能夠完整保留下來,成為符合環境教育的好地方。」隨著莊明增對於家鄉的情感愈來愈深,美好農村的輪廓也愈來愈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