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產地到餐廳  聯合家鄉農作闖新路

南投的小半天地區,曾經歷九二一地震及多次颱風侵襲,年輕的劉松杰返鄉與家人們一塊守住災變後的家園,從製茶和餐飲開始,提供在地農作更多舞台,帶給家鄉源源不絕的新生命力。

從產地到餐廳  聯合家鄉農作闖新路

劉松杰的手機,每隔幾分鐘,就有新的群組通知訊息傳來。他停了下來,低頭掃了一遍,才笑著解釋道:「我們南投縣的青農們發起活動,下個月要幫竹山的玫瑰啟能訓練中心做義賣,剛剛大家正討論自己能提供哪些農產品,甚至我們社區內栽植鳳梨花的農友,雖然不是青農聯盟的成員,看到我的臉書貼文後,也主動說想要參加義賣活動。」

處理這些公共事務,現在佔據劉松杰不少時間,不過對老早就抱定返鄉服務念頭的他來說,其實是不嫌累的。他和父母親共同經營了一間地方風味餐廳,入菜的多半是自家或左鄰右舍栽種的農產品,擁有一身廚藝和製茶手藝的他,行有餘力時,還會到附近的文昌國小,教導小朋友如何拿刀、用火,自己烹煮簡單的餐點;也會和孩子們分享以茶葉入菜的技巧,乃至於泡茶品賞的功夫。

這名常常被外界以「型男」稱呼的年輕人,雖然擁有製茶、焙茶競賽雙料冠軍的頭銜,卻不見傲氣,說起話來盡是一派超乎年齡的沉穩。他看待生活和生命的態度,或許和五歲起就跟著家人製茶有關,也或許,可以溯源到一九九九年的那一場天搖地動。

災變後,重新思考生命的意義

劉劉松杰一家人居住在南投縣鹿谷鄉的小半天風景區,他們就像當地絕大多數人一樣,以栽植茶葉和採收竹筍為業。自從一九九六年賀伯颱風後,小半天經歷了最艱困的五年,一九九九年遇上九二一大地震,二○○一年又碰到桃芝颱風,不僅聯外道路柔腸寸斷,產業也大受打擊。

劉松杰的母親何素美記憶猶新:「九二一大地震後,茶樹和竹子的根系都大受影響,原本一年可以收獲兩千公斤,地震後只剩兩百公斤,農民們要如何生活呢?」全家人當時都在想,接下來該怎麼辦,出路又該如何尋找?

重新出發的劉家人,嘗試過製作花生糖,參與各種重新發展地區產業的研習課程,如民宿、導覽、餐飲、導遊等;最後,他們決定留住製茶本業,重新在杉林溪另闢茶園,而後在小半天的竹豐社區,開起小半天風味餐坊,讓對廚藝頗有心得的何素美,有個可以發揮所長的空間,也多了推廣在地農作食材的機會。

再出發,在地料理實現地產地銷

劉松杰說,這些年來,他們就拿自家和親戚種的茶葉、梅子、筍子,陸續研發出烏龍茶燻雞、醬筍肉丸子、苦茶油炒雞肉、陳年老梅滷豬腳等風味菜色。「初衷真的只是因為自己要吃,沒想到就是這個『順便拿出來賣』,意外贏得遊客的喜愛。」

劉家人依循傳統方式,只用鹽、糖做醃製,不添加化學加工品的方式,剛好契合了如今的飲食潮流。入菜時的蔬果都是就近向鄰居們採購,起初只是懷著不想冷藏太多備料,讓料理能保持新鮮的心態,但幾年運作下來,竟然也吻合了國際間地產地銷、在地慢食的概念;碳足跡減少了,安心也增加了。

餐廳的運作步上正軌,而從小就跟著家人焙茶、掘筍、炒花生糖的劉松杰,一路拿下了多項證照,製茶技藝也創出了一番名聲。但是經歷過巨災的這名年輕人,卻在這些年參與公共事務的過程中,與社區產生了更多情感羈絆,希望能在兼顧「生活」與「生存」的步調中,多為地方居民做一些事情。擔任竹豐社區農村再生計畫執行長的他,透過農村再生計畫輔導,改善了社區茶葉生產區的生態環境,並且導入農村生態保育的概念。自己家中的茶園便改採草生栽培的自然農法,不使用農藥,堅持友善環境。

最近讓劉松杰特別開心的事情之一,就是老家原本因為茶樹根系受損、已然荒廢的茶園,逐漸成了生物們的新樂園。「因為少了人為干擾,像是螢火蟲之類的昆蟲都回來了。在稍微淺山一點的地方,甚至還有機會見到長鬃山羊和藍腹鷴。」劉松杰說:「昨天我才在想,為什麼要返鄉呢?我現在覺得,這是追求自我認同感的開始。」

夜幕逐漸籠罩了小半天,廚房中傳來古早味料理的迷人香氣,劉松杰仍在訴說家鄉的好,手機裡又多了好幾則新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