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棄空蕩的三合院,幾乎是人口老化、青年人口外移的農村中常見景象,但在仕安社區,一個建築師、一群年輕人,卻讓三合院成為地方發展的未來。

留下老房的美好  化身農村希望基地

在台南後壁仕安社區,藏在一棟原本殘破老宅中的,是一座農田裡的創意基地,這裡是林鍵樺和南藝大建築藝術研究所學弟規劃出來的「新社區活動中心」。中間是有如現代咖啡店般的木頭大桌,三合院的左右棟,則成為兩間住宿,還有建築系學生創作的空間。

過去曬米的庭院,現在停著「行動露營車」,「這是真的在田裡睡覺!」林鍵樺笑說,以木頭打造的行動露營車共有十一部,稱為「心中那畝良田與美景」則是林鍵樺帶著銘傳、嘉義、崑山、南榮等四所大學十一名學生所打造而出,底下有輪子,車內有茶几、餐桌,木板可當床墊,若掛上蚊帳就可以露營,隨意推到喜歡的地方,就能停下來聊天、欣賞風景。如同人們來到仕安社區的最好基地,看星星、玩田水,籃球場中央或者鐵道公園旁邊,都可以過夜。林鍵樺還為旅人建置了洗澡的地方,全社區的各角落,都能讓旅人感受農村氛圍。

留住農村優勢,讓居民認同在地文化

留下老房的美好  化身農村希望基地

仕安社區在二○一一年開始參加水保局農村再生培根計畫,林鍵樺一直扮演駐村協助角色。作為建築師,仕安社區無高樓的聚落空間,林鍵樺認為有各種發展可能。「但不只是做好社區營造,應該要走向社區營運。」在他心中,希望長久經營農村,未來五年、十年逆轉農村,但在那之前,他必須要先讓農村的人有信心,保留既有的優勢。

於是他和夥伴,租下了聚落中殘破不堪的三合院,希望能證明老房子「有用」。他先把房子的屋頂加高,增加通風性,接著用鋼骨撐起房子的結構,加上屋瓦的翻修、動手打造屋內所有木作,最終成為擁有閣樓的兩層樓三合院。除了能體驗過去農業生活的居住場景,重構以往農家情感,也能賦予老空間新生命。

不只是一棟房子,林鍵樺還從社區環境開始,除草趕蛇、彩繪橋身,當兵時教育班長出身的他,帶著社區裡的孩童、學生,一邊把在地社區的文化畫上牆面,一邊教育他們維護環境跟在地文化的重要,把整體社區營造當成形塑地方社會的過程。最後讓所有居民認同在地文化,接著創造更好的環境,並讓留下社區的老房成為共識。

導入青年人才,傳承農村社區營造經驗

留下老房的美好  化身農村希望基地

第二步,他想要導入人才。仕安社區近年來參與水保局大專生洄游農村計畫,每年暑假,林鍵樺總會帶領著駐村大學生走入農村,帶他們下田、整理環境,一座普通的三合院,也在齊力之下成為露營區、無毒蔬菜園,地方民眾或者遊客還能在一旁的爐灶上煮菜共食。

坐在自己建立起的樹屋,林鍵樺看著眾人一起打造的「現代三合院」,他談起這個暑假即將在三合院中辦起仕安農學院,把他過去幾年做為大學生農村媒介的觀察與發現,具體成為可傳承、分享的模組,增加影響力。

在他眼中,社區營造是可教學的模組,讓仕安社區成為「訓練基地」,只要年輕人準備好勞力與態度,其他交由社區安排,年輕人在仕安學成之後,未來可以去其他農村獨當一面,貢獻一技之長。「希望,我們能創造有效率的返鄉,把更多可能性帶回農村。」

不論是導入人才還是留下農村的既有優勢,林鍵樺都確保著這是在地需要的、是在地長出來的,建築專長的他與農友們各有所長,「我的工作是把農村的氛圍商品化,但不失本質跟價值。」他說,在仕安,這個本質就是「共好」。

只有六百多人的仕安社區,根據二○一四年九月統計,六十五歲以上人口一百三十一人,占兩成多,扣除在外工作人口,實已是超高齡社區。在二○一三年,里長成立了台南市第一個從社區發展協會籌組而來的合作社,居民合力推出「仕代平安米」,提撥兩成結餘做為老人福利基金, 還規劃了社區廚房「長青食堂」,加上課後輔導、醫療專車等,共好的精神實現在仕安社區內。

「希望進來的人,不管為地方找到什麼路,都是大家能夠分享的。」林鍵樺強調。從社區營造到引進人才營運社區,林鍵樺為地方試著找出路,也為青年在農村找到實現理想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