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密枝楊桃就像玉井芒果一樣出名,但隨著楊桃銷量銳減,從小生長在此的江仲緯開始關心社區發展,盤點資源後,看見了密枝社區的新面貌:水果之鄉,希望讓家鄉的水果價值重新被世人看見。

翻玩果食  擦亮水果之鄉美名

這是一個在過去只有「水路」能到達的社區,這也是「噍吧哖事件」中,日軍最後才攻破的深山秘徑,這裡,是台南密枝社區,山腳下一個居住不到四百名民眾的社區,裡面卻藏了一家都市才常見的高級蔬食餐廳——果農之家。

香蕉苜蓿芽、蓮霧蝦球、水果脆皮酥,一道道以水果入菜的菜色,在一個一碗麵三十元的地方,卻打造出一人四百元的水果大餐,連在公休日,都有熟客從市區遠道而來,只為了嚐這一桌在地的滋味。

鮮甜香嫩的水果餐背後,其實是一個社區跌跤試圖再起的故事。故事的主角,是七年級中段班生江仲緯。

「因為有讀書了,你就很想要為家鄉做點事情。」沒有跟一般年輕人一樣嚮往城市生活,江仲緯二十多歲時就將社區的發展當做自己的擔子,扛在肩上。他笑說密枝的人體力都很好,因為過去都靠著肩膀挑起一籃又一籃的楊桃。過去,密枝社區九成五農友種的都是楊桃,作物售往國內外通路,一度,密枝楊桃就像玉井芒果一樣出名。

善用社區四季生產多樣水果的優勢

但一篇誇大的報導,卻逆轉了社區的命脈。當時,一篇關於腎臟病人因為食用楊桃而過世的誇大報導,讓密枝社區的作物乏人問津,台灣楊桃市場從當時一路萎縮至今,如果只靠本國市場,農人根本無法生存。「但賣到國外,實在太不穩定、也不透明了。」江仲緯看著過去十年密枝社區楊桃樹砍了一半,連六、七十歲的老欉也因為沒市場而被砍掉,心頭淌血的他開始思考,社區的未來到底在哪裡?

擔任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的他,從二○○八年帶領社區參與農村再生培根計畫,連續幾年在政府的輔導跟支持下,慢慢摸索社區中的希望。仔細盤點資源後,看見了密枝社區的新面貌:水果之鄉。

楊桃銷量驟減雖然讓鄉民們大量砍去楊桃樹,但也因此使得社區不再只有單一水果,如今,順著台三線往曾文水庫,沿途生產楊桃、龍眼、芒果、鳳梨、荔枝等,若加上紫斑蝶、蒼鷹、獨角仙,以及桃花心木林、星月傳奇等生態及自然景觀,社區其實有各種不同的發展方向可以嘗試。如今,密枝社區一年四季都有豐富多樣的水果產出。而對江仲緯來說,有資源、有作物當然還不夠,接著是找出行銷亮點、地方特色。

找出行銷亮點,展現休閒農村特色

友善農業是他第一個選項。「密枝社區有第一道水的優勢!」身處曾文水庫流域,農業有水資源保護區規範,還有清淨水源的優勢,於是江仲緯從兩戶農人開始嘗試,希望鼓勵轉向全友善耕作的方式,為作物找出亮點。第二個方向,是農產加工。發展低汙染的自然農法栽種後,他為了解決農人常面臨的低價、過產問題,投入設備與技術學習,開始製作各種農產加工品,連接當地產業的需求。

「阿姐的餅」是其中一例,用社區水果製成的水果酥餅,代表著一個父親對即將出嫁女兒的不捨和祝福,也是社區果農對於照顧一輩子傳統產業的付出與汗水。其他加工產品還包括果醬、水果酥、果乾、蜜餞甚至梅子雞調理包等。在果農之家餐廳還研發水果入菜的創意料理,增加水果的使用。為了提高社區水果在市場的競爭力,亦透過較高價格契作,提倡自然農法耕作,並免費提供假日農夫市集給居民販售農產品,讓生產者能更貼近消費者。

此外,順著現代人的需求,江仲緯希望讓密枝社區成為「新食憩時代」的一顆新星,規劃出採果、生態導覽等服務。十幾公頃大的桃花心木林,擁有五十年生的桃花心木,在農村再生計畫協助下,重新為社區帶來休閒農村、生態之旅的特色。在多達三千株的桃花心木林中,遊客看見了社區的價值,以及新一代的農村之美。

對江仲緯來說,這一切才只是開始,在透過農村再生計畫輔導,重新為失落的社區找出亮點後,他將試著以合作社的方式引入更多資源,並且以專才換果實的方式,使各種長才的年輕人都有機會投入農村;未來讓農村成為平台,青年能一展長才,也讓水果價值因此重新被世人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