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下旬,我們來到菲律賓首都馬尼拉採訪,無意間聽當地台商提起,有個來自屏東的小伙子,剛從政大法律系畢業,不考律師、公務員,一心想到菲律賓當房仲,獨自背著背包就出發…,馬上引起我們的好奇。

「從台北到菲律賓,比到屏東還近耶!」第一次見到鄭哲宇,是在一家日本料理店裡吃晚餐,才二十六歲的他,看起來有些稚氣,講話很坦率,笑著對我們說,從台北搭飛機到菲律賓只要一個半小時,他從屏東老家上台北,搭台鐵再換高鐵,少說三小時起跳。多數台灣人看菲律賓,其實「心理距離」遠大過於「地理距離」。

「與其待在一個大家天天喊窮的國家,為什麼不出來闖一闖?」自認不安於現狀,大學時就喜歡跟朋友騎車到處跑,畢業退伍後,他不像同學去律師事務所上班,反而投了清一色業務職缺,不想每天早上起床睜開眼,就能想像未來五年、十年怎麼過,「我不喜歡一成不變的生活。」

「台灣的機會就是有限,這是我人生第一份工作,出去試看看,也沒有什麼損失。」他說得直接。

於是,當在菲律賓開咖啡廳的表哥梁仲揚告訴他,這邊有建商在找人,負責接待台灣和中國客戶,他馬上投履歷,只用Skype面試過一次,尚未確定錄取,他卻等不及,兩週後就買了張機票飛到菲律賓,自己上門拜訪,不願錯過這份工作機會。行動力之高,連當初面試他的主管都坦承,「真的嚇一跳!」

只是,順利錄取後,他才發現,當業務雖然自主性高,做的事卻很細瑣、繁雜。如今來菲律賓四個多月,還沒賣出一間房子,他得幫公司翻譯文件、整理各項資料,有時還充當導遊,帶客戶觀光、吃飯,我們碰面的前一天,他才剛帶一團台灣來的看房團,到賣場看家俱。

以前,他沒想過自己唸的是法律系,有一天會在菲律賓,忙著微笑,和客戶應酬交際,「這和一開始想像得的確不太一樣…。」為了盡快獨當一面,給客戶好印象,他特地把Line 的大頭照換成穿白襯衫的證件照;一頓晚餐下來,不忘注意每個人的碗空了沒,如果空了,便一一幫忙夾菜,試圖展現成熟的一面,讓自己看起來不像剛畢業的新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