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有沒有看學校發的『重要訊息』?」

還在念博士班時,我的同學提醒我收信,當時我第一直覺就是,「學校每天從早到晚都在發『重要訊息』,一定不重要!」

「今天一定要看,看完再告訴我你的想法」

他賣了這個關子倒是引起了我的好奇心,學校到底寫了什麼給所有的同學?一回家立刻開了電腦收信。

原來,那天學校發信的內容是關於同學在學校外圍停腳踏車,尤其是在學校附近的幾個捷運站外,因為太多學生任意停車,造成行人很大的困擾,對市容也有不好的影響。依校規,同學需要在腳踏車上貼一張「腳踏車停車證」才能在校內停車,所以到了校外,一眼就可以看出哪台車是學生的。這也是為什麼學校覺得需要提醒同學校外停車的行為,畢竟這會影響公共場合的整齊。

雖然立意良善,但趕回家就為了看這個「重要的訊息」,學校怎麼會管那麼多?學生都是成年人啊,學校怎麼像一個嘮叨孩子的房間太亂的父母親呢?

其實類似的事並不少見,比方說,台北的捷運,從入口開始就在牆上貼滿一堆標語,告訴乘客什麼行為是好的,值得被鼓勵的,哪些行為可能會被處罰。

捷運上要保持舒服安靜的環境,所以捷運公司建議乘客:「輕」聲細語、長話「短」說、「簡」訊傳送;進出捷運的人很多,捷運公司告訴乘客要「禮讓進出」。

別亂停車、公共運輸上講話不要太大聲、進出要有順序,這些行為當然都是好事,但我眼中素養不錯的台灣,為什麼需要這些「標語」維持公共場合的秩序呢?

我女兒剛滿兩歲,我們正在教她規矩,也告訴她玩具玩完了要收好,書看完了要放回去排整齊,最近常常跟她搭公車,也不斷的提醒在公車上說話不能太大聲,免得影響到其他的乘客,也告訴她上車要先讓人下車,下車時要跟司機阿伯說聲「謝謝」等等這樣公共場合的禮儀。

問題是,捷運乘客都是成年人了,還需要費心管教乘客在公共場合的基本禮貌嗎?

在我看來,台灣公共場合秩序非常佳,捷運也是世界第一舒服、乾淨、安全。但是,在台灣住得越久,我越覺得這種「碎碎念文化」的根深蒂固。身邊朋友進入職場,主管也不斷提醒職場的禮貌跟做人處事的道理,還常會有「年輕人一代不如一代」的感嘆,這究竟是因為台灣的成年人真的很不懂禮貌,還是公司主管覺得有責任教育他們,也有權利管教員工及下屬?這種「碎碎念文化」可能不是基於解決問題的教育,我認為跟過去權威的政治有關。

究竟,對一個社會成員的禮貌教育,需要在多大年紀之前完成?「規矩」是不是一個負責任的成年人應有的基本素養?還是如同成語「學海無涯」、「活到老學到老」,所以政府、公司、學校都還是有權利介入生活日常,就為了教導社會成員基本生活禮儀?

這樣的問題,我並沒有答案,或許我這幾年在台灣過著安全、穩定的生活,便是基於這樣不斷的善意提醒。

但我希望我的寶貝女兒在18歲時,家庭教育已經把她教導成一個有禮貌、守本分、懂得為人著想的社會成員,我更希望她成年後,這個社會給予她的是更寬廣空間思考更有深度的事,而不是用一張張的標語,提醒她那些爸爸媽媽在她小時候就應該會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