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以涵是社企流的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在創業界為人所知,人人喊她Sunny,一如她的性格晴朗。

走進Sunny的辦公室,每一間房間都以社企流週年論壇主題命名,這天我走過「想像」、「自造」來到名為「堅持」的會議室,遇見Sunny長跑在創業路上的剛柔並濟。

你可以用顯赫的背景認識她,她出現在遠見雜誌 2013 年 100 位平民英雄榜、她是 2014 年經貿國是會議最年輕顧問。

你也可以只用一句話認識她:「我們不做別人已經在做的事,因為沒有意義。」

當我問Snnny創業社企流、整合社會企業資源、提供 i Lab,做這麼多事的起心動念是什麼?她這麼回答。

人的需求,造英雄

「社企流做台灣社會企業還沒有人要做的事。做網站、做活動,其實都是因應讀者需求。育成計畫的開始也是如此,我們看見台灣還沒有人在扶植剛起步的社會企業。」

社會企業,對Sunny來說就是 DNA,讓社會茁壯:「要參與這個領域,其實沒有這麼困難。社企流有幾十萬鍵盤關注的人,這是一種參與;數千個線下志工,也是一種參與;有些人參加過實體活動後,會買社會企業的產品或服務;有些人被我們做的創業專訪激發投身社會企業。無論透過消費、志願參與、投入創業,社會企業都可以成為他們生活的 DNA。」

Sunny 說是時勢成就社企流:「也剛好是時機成熟了,大家看見社會企業回應到人的需求。當時我們網站一上線,就有人請我們辦活動,一辦活動,至少一半的人申請志工,這些都是時勢成就。」

兩年前女人迷專訪 Sunny,她說在社企流尚未成立公司的階段,她幾乎沒有感受困難。因為做每一件事,都是來自熱血與真心,除了時間成本、哪有什麼自我的犧牲:「當初開始做,就是因為好玩與認同價值。那個階段我們沒有壓力,非常享受地率性而為。」

即便是做志願服務,她仍講究專業:「當時累積的專業,都是從很小的細節開始。社群剛起來的『氣』很重要,如果經營者認真,你也會吸收到認真的讀者。我舉個例,我是從恐龍時代過來的,很多人聽到我說,當時的臉書不能排程都無法相信。我那時就是帶著一台電腦,隨時準備好發文,甚至有時蹲在路邊也能工作。我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很寶貴。如果當時我輕易忽略一則 PO 文,現在可能就沒有社企流。」

一台電腦,一顆使命必達的心,撐起了一個社企流。四年前,你若同那個興致勃勃的 Sunny 說創業,她會說別傻了,做好眼前事才要緊。就是這種執拗,讓團隊壯大、讓她不斷成長。當她說,我對社企流的熱忱是許多人都難以想像的,那是有信仰的人才有的眼神。

捍衛一件喜歡的事,超越所有鳥事!

創業以後,社企流面臨更多系統面的考驗。Sunny 不像當時任意妄為,只要靈感好玩,就馬上去做。

「創業以後,多了成本管控壓力,會需要按部就班,會陣痛,但也是必要的。」

成本概念與開發業務她都是從零學起:「轉成公司後,面臨的就是成本控管與制度面的困難,你會發現因為要制度化系統化,公司面臨很多行政上的問題。我現在很多時間也都是在處理相關事務,發現很多行政效率需要改善。也因為親自接觸公司的營運面財務面,所以更理解社企流。」

公司成立後,Sunny 也要更精準的運用時間:「以前社企流對我來說,就像交朋友,我每次出門,都不會問對方見面的原因,就想說好啊聊聊,看能聊出什麼吧,就算沒聊出什麼,也是交一個朋友。現在很現實的是,會議要有明確目的,我需要知道我這兩個小時必須花在哪裡、以及我可以帶給對方什麼。成立公司後,每一天都是成本。」

嚴謹原來就是 Sunny 的性格之一,總編、PM 都是著手做起,從報稅出帳到法律相關,都要親自理解。我問 Sunny 會不會覺得處理財務面與行政面很麻煩?她說:「我會沒有耐心,但不會失去耐心。我是對Detail非常有興趣的人,可能和我所學公共事務有關係。很多人認為領導者要抓大方向,我自己卻不是這樣。我喜歡從細節做起,什麼事都要做過一遍、徹底了解,才願意放心交給別人。」

「如果我自己連發票都不知道怎麼開?我怎麼知道夥伴做的是不是公司要的。處理很多瑣碎的事,不會讓我覺得自己在做不值得的事,這就是我愛社企流的展現。」說到愛社企流那句話,Sunny 羞澀地像初戀告白、越說越小聲了。在社企流面前,她十足是個熱血少女,創業,原來就是戀愛,我在 Sunny 舉手投足間,都看見巨蟹座式的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