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六月畢業的學生,進入職場也快一年了。我聽他們討論自己的工作現狀,發現這些職場一年級生不少人陷入迷思之中:他們把第一份工作的環境「當成家」來看待。

這些職場一年級生相信前輩與長官所傳遞的價值觀,無償提供許多額外的勞動,並且計劃在此有長久的發展。不過,這種想法可能是種道德的陷阱,因為真正像「家」的工作,其實不多。「以公司為家」是公司對他們的期待,但或許不是思考自身職涯的最佳態度。

在當代台灣社會裡,第一份工作成為人生「最重要」或「最長久」工作的機率很低。能把出社會第一份正職工作做滿三年的人,不到一半,能做超過十年的,不到十分之一,而且其中不少是軍公教或公營企業。

為何如此?是台灣年輕人太草莓嗎?只怕台灣企業主看待人力資源的輕賤態度,才是流動率如此之高的原因。不過,會久留的人這麼少,但在第一年裡熱誠相信公司價值的人卻那麼多,這之間的落差該怎麼解釋?

主要原因,就是新鮮人剛出社會,沒有經驗,加以之前長期在學,習慣性的相信權威,因此主管、前輩意見照單全收,容易被說服成為上級設定的「優秀基層勞動者」。

再者,這些新鮮人也可能在第一年期獲得小成就,認為自己已走上了人生正途,只要努力前行,就會有好的結果,甚至可以搞出一番「事業」。而且他們往往還在出包的容許值範圍內,被視為是實習者,很少承擔真正的責任,不太會直接面對挫折。

整體來看,爽有爽到,賽沒吃到,職場一年級生尚未和公司發生直接的利益衝突,也就難以進行真正的批判思考。當然,我不否認有些公司真值得你肯定,因為至少還有十分之一的人會在同單位待十年以上,但十分之九的人呢?

他們很可能都發現,自己把第一份工作當成「家」的熱誠,其實就是種被塑造出來的幻覺,或是新鮮人一廂情願的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