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醫師李佳燕除了看診,更投注大量時間於過動兒議題,育有好動兒的她,兒子連被兩個保母退貨,小學老師更說:「不曉得怎麼教你這個孩子」,但她看見孩子的不平凡,認為所有孩子只要去除障礙,都能像珍珠發光!大人在檢討自己對待孩子的態度、方法前,不應將孩子的不當行為歸咎於過動。 

兒子連被兩個保母退貨、小學老師說教不下去...家庭醫師李佳燕:我這樣帶大「好動兒」

未認識病患前,處方箋我開不下去 

李佳燕擔任家庭醫師近30年,未到看診時間的診所前排了四張椅子,這是為了一大早運動完就來等開門的老人們所設置;診間桌上擺滿玩偶,甚至還有迷你聽診器、繪本,這是為了讓孩子們來看醫生不害怕、更有趣。 

李佳燕的從醫之路處處皆是故事,她曾想當建築師、作家,最後卻選擇穿上白袍,其實高中時的她就有遠大抱負,念自然組是為了當醫生,醫生能救人,當志向更大時還能救國!沒想到進醫學系後情況急轉直下,「起初我完全不知道念醫學是要用背的!像解剖、神經、血管、肌肉、骨頭…通通要背起來,假如你記憶力好就適合讀醫學系,像我就很討厭不了解一個東西然後去背它。」 

原以為念錯系的李佳燕,選擇科系時經歷人生重大選擇,大學五年級她原想選兒童精神科,但到精神療養院實習時讓她大大改觀,「每位病人都住好多年了,病歷拿出來都是一疊又一疊,根本看不完,我希望認識我的病人,但沒法知道他是誰、為什麼住進來、他現在為何吃這個藥、他發生什麼事了?而我卻要每天開抗精神病的藥物給他吃,我覺得自己無法做這樣的事,我開不下去。」 

1987年家庭醫學科剛起步,不喜歡一成不變的李佳燕認為家醫科可看全家人大小的身體、心理疾病,豐富多元更能深入了解病患,因此認定這是她未來一生的「命定」。父親是藥劑師、哥哥是婦產科醫師,李佳燕當年來到幾乎沒人選擇的家醫科,她接受系主任面試時,系主任甚至懷疑的問:「妳爸爸、哥哥同意嗎?」她則豪氣回答:「不用他們同意,我自己決定就行了!」 

兒子連被兩個保母退貨、小學老師說教不下去...家庭醫師李佳燕:我這樣帶大「好動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