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尼拉,氣溫三十五度,一群人在攝影千倚指揮下,反覆地向上跳躍。

汗水從他們的額頭滑下來,前面的女主角,後面的員工們,還是很配合地,一次,又一次,再一次…反覆動作。我在旁邊計算,總共跳了十六次!

正中午一點多,天氣有點悶,他們有點累,跳的高度離地面越來越接近。但個頭小小的千倚也毫不心軟,拍一次,看一次,不滿意,繼續拍。那種不好意思打擾受訪者而匆忙拍兩下就收工的事情,似乎不會發生在千倚身上。

很幸運,我們遇到一個性格爽朗、願意配合的年輕受訪者,商業周刊1487期封面故事「一個時代,兩種選擇」主角之一,才三十出頭歲的高子甯(Jenny)。她27歲到菲律賓,如今已是菲律賓第一大泵浦車廠總經理,也是公司實質負責人,一個台灣女生,領著旗下三百多位菲律賓黑手攻城掠地,詳細故事雜誌已寫,這裡不贅述。

但雜誌刊登不下的,往往是最鮮活生動、難以被定格的部分。

例如這照片的幕後故事。細心的讀者可以看看照片中,最左邊的兩位淺藍上衣男子,他們在角落,兩人背對背,呈現一種戲劇化的肢體語言。所有的男孩與女孩都笑著,露出黑人牙膏包裝班整齊而潔白的牙齒。

最後刊登在雜誌p.68的這張照片,是他們跳了十六次後,已東倒西歪,又試著讓Jenny往前走幾步,拍下的自然神情。

鏡頭幕後》攝影師的身體凹成這樣,好照片就出來了

鏡頭幕後》攝影師的身體凹成這樣,好照片就出來了

鏡頭幕後》攝影師的身體凹成這樣,好照片就出來了

包括把車輛調度到鏡頭內,包括拿梯子、打光,聚集員工,配合跳躍或各種組合,我不記得拍了多久,印象深刻的是這群菲律賓員工,儘管很熱但還是保持一貫的high,臉上一點慍色都沒有。

但這張照片,看板時來回地被選出、拿掉,差點連跟讀者見面的機會都沒有。

攝影工作就是這麼辛苦與殘酷。辛苦的是,有時你必須很勉強很勉強自己與被攝者,才能拍到一張好照片。殘酷的是,一張好照片可能因為版面考慮,突然間,它就從天堂被打到地獄,放進冷凍庫永不翻身。

幸好這張在跳豔陽下跳了十六次後的美照,最後還是被挑出來刊登了。而雜誌上看不到攝影拍照的奇特姿勢,也一併放在這裡讓大家一睹為快。

鏡頭幕後》攝影師的身體凹成這樣,好照片就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