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上講話的人是Jeff,他是我們班上現在最有錢的人。」

這裡是美國加州Palo Alto,我回到母校史丹佛商學院參加畢業25周年校友聚會,和我講話的是我最要好的同學Jason,他在美國長大,父母均來自台灣,但他是道道地地的美國人,受美式文化洗禮,就和林書豪一樣。

「真的嗎?我怎麼在學校時對他沒有什麼印象。」我對Jason說。

「Jeff先前創立過兩家網路公司,後來都賣掉,現在他和第一代網路創業家、Netscape的創始人Marc Andreesen共同成立了一家創投,他們是Facebook最早期的外部股東,你知道那值多少錢嗎?」Jason用不可思議的表情對我說。

Jason畢竟在美國長大,比較現實,對於rich and famous的American dream可以娓娓道來。我趕緊算了一下,Facebook上市的市值是1,000億美元,假設你擁有10%,就是100億美元,5%也有50億美元,作為最早期投資者應該不會少於這個比例,即使Facebook現在跌了20%還是有很多錢,wow!!

「五年前我們班上最有錢的人是Bowman,但現在絕對是Jeff。」Jason告訴我。

Bowman擁有自己的hedge fund(避險基金),是一名成功的基金經理人,記得他在校時就是財務神童,他賺錢是靠股票投資,以錢滾錢。

我坐在底下看著理小平頭,講話極有智慧又充滿熱情的Jeff,他就像Steve Jobs一樣令人不可思議。Jeff的體型瘦削但極為結實,感覺上好像是鐵人三項或自行車的健將,我讚嘆地聆聽,羨慕的想著是什麼人能夠將自己、家庭和事業做到如此完美的平衡。

這次的校友會安排了許多個人經驗的回顧與分享,這是整個活動最有趣的部份,包括成功的代表、失敗的個案,走不同道路的例子,以及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社會志工典範。

「There is no excuse anymore。」一位同學說。

是的,經歷了25年,不管是好是壞,你都必須對自己負責,不能再責怪別人,抱怨環境。再互相比較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每個人都過了中年,人生上半場的成績單已經出來,現在是反思的時刻。

改變最大的是Jason,他一直是天之驕子,一帆風順,研究所第一年就拿到美國著名投資銀行的offer,過幾年又跳槽到另一家去當芝加哥的總經理,這幾年他離婚、再婚又離婚,2008年金融海嘯時他決定休息一年,回來以後居然連續幾年找不到工作,現在他在一家小公司負責財富管理。

Jason似乎有了新的啟發,財富累積不再是他的重心,在意的反而是下一代。很多同班同學也是如此,滿口父母經,Jason女兒今年從Stanford大學部以榮譽生畢業,我必須承認我不如他,以前是事業,現在是子女教育。

以前我剛畢業時,最熱門的工作是management consulting和investment banking,現在已沒有人仍在consulting,大多轉到了產業界,投資銀行也只剩下一、二人,四個人已經過世,不少人已退休,或者在做社會志工,就像郭台銘董事長所說的,人的前半生是為錢工作,下半輩子要為興趣和理想工作,我很慚愧還無法達到這個境界。

「你是台灣來的吧?我現在老闆是台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