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未成年人請勿閱覽

(編按:酒鬼薔薇聖斗事件(神戸連続児童殺傷事件)是1997年在日本兵庫縣神戶市須磨區所發生的連續殺人事件。

在此事件中共有2人死亡、3人重傷,被殺害者皆為小學生。犯人的行為血腥殘忍,進行包括分屍、破壞屍體、寄送挑戰書等兇殘犯行,最後逮捕的兇手竟是一名僅14歲的少年「少年A」,更是衝擊了整個日本社會。

也因為這起事件,日本進行與少年犯罪事件相關的法令修正,並且在大眾媒體上加強對預防少年犯罪的宣導。)

本書是犯下日本神戶兒童連續殺傷事件(或稱「酒鬼薔薇聖斗事件」)的兇手少年A的自傳。

邪惡是與生俱來的嗎?

如果不是,那麼少年A曾經經歷了什麼?

這本由少年A親筆寫下的自傳裡有最直接的解答。

「我不知道到底求過了多少次,希望時光能夠重來。還沒有犯下罪行前的孩提時代是那麼地溫馨令人懷念。」

──前少年A

19年前殺童斬首...日本最兇殘「少年A」自白:對於當時的我,「死刑」才是真正的救贖

失去名字那一天

1997年6月28日。

我,從此不再是我。

那是我從光明世界被永遠放逐的那一天。

所有原本生活中,尋常無奇的一件件瑣碎小事忽然間都蒙上了一層莫名象徵的那一天。

「少年A」──成了我的代名詞。

我不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我成為一個無機的「符號」。一個被大多數人當成「少年犯罪」的代表符號,一個跟大家住在不同世界裡、沒有一絲一毫人類情感,古怪又令人毛骨悚然的「怪胎」符號。

不管好或壞,我沒有任何地方比別人突出。我從來沒想到過自己會變成什麼東西的象徵。

請回想一下您國中時的同班同學,您一開始會想起誰?是不是那個成績優秀、運動萬能而且長相也很受老天爺眷顧的班長?

第二個會想起誰?是那個天生好笑、說話風趣總是帶動現場氣氛的活寶?

第三個呢?是那個染了頭髮、叼根菸、一天到晚鬧事,有時好像咬到嘴脣一樣露出一臉俏皮笑容的同學吧?

大家都到齊了。好了,現在請您再把眼睛轉向教室的角落去。看,那裡不是還有一個人?一個您連名字跟長相都忘了的人。您根本也忘了曾經跟他同班過吧?

不會念書、不會運動,也不太能跟別人好好講上幾句話。走進教室時沒有人會看他,在走廊上跟他擦撞時沒有人會回頭。沒有人會叫他的名字。他在或不在都沒有人會在乎。那個人就是我。

這樣一個無論在任何學校、任何班級裡一定都會出現幾個的屬於校園階層裡頭最底層的「無臉人」,從那一天起,成了少年犯罪的「象徵」。

清晨,我感覺有人搖晃我的肩膀,睜開了眼睛。惺忪的睡眼裡,映入了父親的臉。

「警察來了。說什麼有事情要問你……」

父親說。他看起來好像還沒有搞清楚發生什麼事,一臉疑惑。

我什麼話也沒說,默默把枕頭旁堆成要塞一樣的小狗、鴨子、哥吉拉、鱷魚之類的玩偶推倒,從棉被裡爬出來。慢吞吞穿上牛仔褲跟棉質運動上衣後,從二樓走下一樓。玄關裡站了兩位刑警。一個禿頭有啤酒肚,一個一眼看來就是個柔道練家子,耳殼變形、體格壯碩。

「我們有事想問你,跟我們來一趟吧?」

禿頭的刑警這麼說。他臉上露出和善的笑容,眼神卻像獵人瞄準獵物一樣凌厲地揪著我。我默默點了頭。

走出家門時,我沒有看父親的臉。母親當時在後頭,不在旁邊。

現在回想起來,如果我當時能看一眼父親的臉就好了。叫母親來,也看一下她的臉。我想用這雙眼睛牢牢記住,他們把我當成不成才的「自己的孩子」看的最後瞬間,不是「殺人犯」也不是「怪物」。如果當時我能把亂長的頭髮撥一撥,抬頭看看天空就好了,因為在那之後,我好幾年都待在不見天空的房間裡……

可是我卻只是一如往常地低著頭。我不想看任何人,也不想被任何人看。

就這樣,我從家人面前、從光明的世界消失了。

之後,我的時間便靜止在14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