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技股還能碰嗎?」小馬今天中午一進會議室,就馬上舉手對阿蘭姐提出這一個問題。

一向愛跟小馬互槓的小真馬上搶話說:「別傻了,國內生技公司出了那麼多解盲失敗案例,加上股價不合理飆漲,你還想買喔?」

「吼~~我知道了!你是想趁新政府上台時,搶政策利多的反彈行情上轎嗎?」小真指著小馬訕笑著說。

「一定是的啦,小馬最愛短線炒股票了!」我跟著起鬨說。

全球高齡化 銀髮醫療需求方興未艾

這是本公司的阿蘭姐理財便當會實況,總是熱鬧非凡。綽號「八面玲瓏玉觀音」的阿蘭姐是本公司的投資理財高手,加上心腸好,願意不藏私地分享投資理財心得給年輕同事們,因此成為公司的高人氣女王。

看到大夥兒們吵鬧成一團,女王坐在會議桌前反而悶不吭聲。直到小馬哥向阿蘭姐求救兵說:「大姐,幫幫忙,我要問的是國際生技市場的宏觀趨勢,沒想到我的同事們都這麼小鼻子、小眼睛。」

聽小馬這麼一說,我也警覺到,生技最大的市場並不在國內,到底全球生物科技與醫療應用的發展前景如何?這倒是一個應該嚴肅面對的投資課題。

為此,我也舉手問阿蘭姐:「到底全球生技產業的前景如何呢?」

只見阿蘭姐慢條斯理地拿出手機,滑了幾下後,唸出底下這一段話:「根據聯合國估計,未來20 年內,全球65 歲以上銀髮族將由目前6 億人翻倍成長至11億人。」

然後她抬起頭來問:「你們猜,當全球老人與日俱增時,什麼需求會大幅成長?」

「醫療用藥市場啦!這就是我想問的問題啊!」小馬馬上大聲嚷嚷著回答。

降價衝擊藥商獲利 創新療法逆勢帶動成長

「沒錯。」阿蘭姐說:「醫療最大的市場都在美、歐、日等先進國家,但弔詭的是,過去各國政府為了要因應高齡化社會的龐大用藥需求,反而希望引導各醫療體系與藥商調降藥品價格,免得老百姓買不起藥品,這反而讓海外生技股有一陣子的股價表現相對受到衝擊。」

阿蘭姐話鋒一轉,又接著說:「但也正是因為先進國家有調降藥價的壓力,使得不少專業國際大藥商紛紛將專利藥到期後的學名藥生產基地轉移到亞洲,才讓台灣生技股與醫療耗材有了成長機會。」

「這樣說來,海外藥廠應該不能投資啊?!因為藥品調降會降低利潤,就算賣再多藥也不一定能補救這個利潤損失啊?」我疑惑地問。

阿蘭姐說:「投資有趣的地方就在這裡,你看到非洲黑人不穿鞋,而你剛好又是賣鞋子的業務員,你到底應該高興?還是沮喪?」

「難道有不降價的藥品市場,以及全新的新藥商機嗎?」我說。

阿茲海默症有救星 基因療法引爆大商機

「你這就問對問題啦!」阿蘭姐笑著說:「過去許多無法適當地被治療的疾病,如阿茲海默症、帕金森氏症或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等的療法,都即將出現突破性進展,這些過去束手無策的疾病都將因新療法出現而充滿治癒希望,當然是再貴也得買單。更何況,這些都是老人容易發生的疾病!」

「另外,」阿蘭姐繼續說:「基因療法是另外一個令人期待的領域,因為基因療法涉及直接操縱DNA與RNA,能夠從根本校正導致許多遺傳疾病產生的根本原因。特別是對血液異常相關疾病,如Beta型地中海型貧血與鐮狀細胞性貧血,以及神經退化性疾病如脊髓肌肉萎縮症等,都將因基因療法的應用而受益。」

小馬聽了以後說:「聽起來這些新療法都能夠抵抗藥物降價壓力啊!」

阿蘭姐笑著說:「但也得你選對藥商與公司才行,這時候,透過專業的投資機構或基金經理人的精挑細選能力就很重要。所以選擇好的生技基金,以及押對具備高度未被滿足的醫藥需求、具有極高臨床價值的生技公司,才是正確佈局生技股的方法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