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帶領內閣總辭的行政院長張善政,在視察「德翔台北」擱淺貨輪的污染處理情況時,對媒體表示:「我請問你,課綱改了,或是轉型正義能夠替我們的GDP增加多少?

我不知道馬政府八年來風評最好的行政院長張善政,為什麼會問出這種無知的問題。

幾乎是看到這一則新聞的同一時間,在臉書上的另一則新聞,是紐約時報的中文版一篇「中國中產階級的焦慮」的報導。裡面提到,有人每次從中國到香港,都隨身攜帶兩萬人民幣(合法的上限,約10萬新台幣),到香港之後換成港幣存進香港銀行。

同一則報導更提到了,不只財產上的不安與出走,中國人對於糟糕的空氣、可疑的食物和水,甚至連疫苗都是過期的,都讓他們感到不安,而無法說出口的還有日益緊縮的言論空間,糟糕的司法環境以及沒什麼道理可言的政府行為。有能力的人,紛紛想辦法不當中國人,2014年就有76,089名中國人拿到美國永久居留權。能力稍差的人,走不了也把錢先換成外幣,《金融時報》的調查顯示,45%的中產階級希望把儲蓄的至少一成換成外幣,更有29%已經達成目標。

的確,人才與資本的流失,就像轉型正義或課綱微調,恐怕都是很難在短期內反映在GDP上頭的項目,但我想沒有人(中國官員)笨到會認為這樣的流失不是一個國安層級的問題。

如果認為不處理轉型正義,就可以全心全力拼經濟,讓GDP恢復成長,其實可以回過頭去看看,過去的八年GDP到底增加了多少?可笑的是,舊政權要新政權別去處理轉型正義的問題,先去拼經濟,就是一種讓一切「維持現狀」害新政權要被既有的限制所束縛而無法解脫的伎倆。若這樣的束縛還在,過去八年GDP每況愈下,未來新政府執政,同樣也很難樂觀起來。

轉型正義能增加GDP嗎?當然可以。

處理掉那些因為政治背景或酬庸才能居高位的人,讓真正有能力的人上去做事,GDP不會增加嗎?

解開那些在別的國家都是自由競爭市場,在台灣卻是特許經營的產業束縛,讓最新的技術與創意參與,逼那些過去受到保護而數十年如一日的老字號可以動起來開始面對競爭、強迫成長,GDP不會增加嗎?

讓我們的環境受到保護,文化能夠傳承,損失一些來台灣也只是吃飯睡覺反而造成污染的劣質遊客,卻能吸引來更多真的喜歡台灣風土人情也有消費能力的優質遊客,GDP不會增加嗎?

讓那些過去透過黨國機制獲得資產與權力並且以既得利益反過頭來壓榨勞工,主宰勞資論述聲量的人不能再那麼囂張跋扈,透過法律協助勞工開始能夠獲得足夠的談判能力去爭取合理的勞動福利,降低工時換回健康、有資金可以投資自己換得專業技能、不需被迫在家庭與工作之間抉擇而換來受到照顧的孩子、幸福的婚姻,GDP不會增加嗎?

張善政說,如果新政府只處理轉型正義,外界會覺得這個政府是來報仇的。其實要處理轉型正義最好的人選不就是國民黨自己嗎?一來告訴外界國民黨有反省能力,二來也沒有別人來處理看起來好像是來報仇的這個問題。可是國民黨做了什麼?還不是繼續拿自己來路不明的黨產去做不公平的選舉?如今真的想做事的人上台,卻質疑人家是來報仇的?報仇,就表示有仇,國民黨過去傷害了誰?張善政敢說清楚嗎?

張善政說,如果追溯國民黨黨產的部分,從很早期的帳算起,會讓不懂黨產背景的人覺得下手很重。可是這是誰造成的問題呢?當然是國民黨啊!為什麼國民黨會有那麼悠久歷史的「不當黨產」?為什麼這些黨產的來龍去脈沒辦法說到讓大家理解背景是什麼?不就是國民黨自己不處理,也不願意給別人處理嗎?張善政你腦袋還好嗎?怎麼不去追究製造問題的人,卻反過頭來質疑要解決問題的人下手很重呢?

更可悲的是,整個馬政府八年執政,聲望最好的行政院長,竟然也只是這種貨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