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只是一個名詞,卻會因為經營的男女各有不同性格,而有無數種面貌及相處方式;然而,一旦走入婚姻,戀愛時的浪漫很容易被生活的現實消磨殆盡,因此對於「婚姻是愛情墳墓」深表認同的人,也不在少數。新生代作家葉揚,將結婚以來的生活點滴詳實記錄並集結成冊,闡述先生獨特的言行舉止及思考邏輯,讓他們的婚姻生活,總有說不完的新鮮事,就像是要傳達「在這個人人畏懼的墳墓中,也可以有歡樂」…… 

自從在2010年,以《阿媽的事》一文獲得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便開啟了葉揚的作家之路;前兩本作品分別是以親情及愛情為主軸的短篇小說,第三本《親愛的彼得先生》則以散文的形式,忠實呈現她這兩年來的婚姻生活。彼得是葉揚的先生,在葉揚的筆下,是個思考邏輯獨特,言行難以預料的人,兩人的互動總能讓生活中平凡無奇的小事變成令人噴飯的笑料。 

寫過以愛情為主題的小說,又將婚姻生活描寫得十分深刻細膩,也讓葉揚經常扮演讀者的感情諮詢專家,很難想像她的人生中只談了一次戀愛。 

葉揚和彼得在高中相戀,讀大學時分隔南北兩地,出社會後,葉揚也因為工作的關係常需要到國外出差,兩人的感情卻始終沒有失溫及變質,愛情長跑14年後步入禮堂,目前育有一子「羅比」。在這個速食愛情當道、分手率及離婚率逐年高升的年代,不禁讓人好奇,兩人是如何維持遠距離戀愛的? 

媽媽是理性派、婆婆是親密派,育兒該怎麼辦?作家葉揚這樣做…
葉揚與彼得是高中同班同學,愛情長跑14年後結婚。(圖片來源/葉揚臉書)

「不常在一起也有好處。」葉揚認為,只要有心維持,距離其實不會影響感情。「他不在我身邊的時候,我可以享受一個人的時間,做自己的事,然後把想要分享的東西留給對方,見面時再享受兩個人的甜蜜。像是我如果一天聽到好幾個笑話,最好笑的那個,一定會留給他。遠距離戀愛並不難維持,最重要是心有沒有在對方身上。

也因為遠距離戀愛,學生時代發生了不少趣事。「我和彼得讀不同的大學,所以就講好一起選一門遠距通識課程。那門科目名稱是『禪與人生』,上課地點在他學校的教室,然後透過視訊,在我的教室現場直播。」 

「他為了能讓我看到他,就積極把握每個上台的機會,老師想找同學上台示範的時候,他都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舉手的,因為要做的都是甩手、冥想這些動作,沒人有興趣。他在台上還會趁老師不注意時對鏡頭擠眉弄眼做一些怪表情,只有我知道他在做什麼。」那麼,其他同學不會覺得他很奇怪嗎?「所以他就從此成了那門課的傳奇人物啦,偶爾我還會發現,同學都在用鄙視的眼光看著他。」

媽媽是理性派、婆婆是親密派,育兒該怎麼辦?作家葉揚這樣做…
葉揚與彼得因為就讀不同的大學,遠距離戀愛的過程,也發生諸多趣事。(圖片來源/葉揚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