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出任教育部次長的台大教授陳良基,近來一席對於「22K是作踐自己」的談話,又觸及了早已冷掉的22K爭議。有人認為陳教授的說法未考慮某些年輕人沒有挑選工作的條件;也有人為陳教授緩頰,認為他的重點是年輕人應爭取更好的工作環境。

怎麼解讀陳教授(或將來的陳次長)的發言是一回事,但跑去做22K工作的年輕人,到底算不是算作踐自己呢?我認為「是」,也「不是」。解決低薪當然是整體財經問題,但若從個人層面來觀察,會領低薪,問題或許不在於作踐自己,而是因為缺乏作踐老闆的能力。

雖然22K現在已不多見,但我的確有一些過往的學生,在剛出社會時就是20K上下的等級,我仔細觀察這些學生的人格特質,發現有以下的三個主要特徵。

第一種人格特徵,是意識形態上的極右派、保守主義者。他們服從、乖巧,捍衛傳統價值,總是認為努力就可以出頭天,低薪是出社會的第一步,只要靜靜排隊,好好聽老闆的話,在將來就能被安排去更好的位子。

他們也很容易被行銷話術說服而跑去做業務工作,但自身又沒有學會同樣的溝通能力,因此工作總是一陣子就換,換來換去薪資都是新人水準,也就沒有隨著工作經驗(年資)增加而提升收入。

整體來講,他們很容易相信老人,對於家庭教育的意識形態有很深的執念,很少懷疑父母長輩的過時價值觀,難以因應快速變化的工作環境,是以常被欺騙,被利用,才會淪入低薪、可被替代的人力環節之中。

你要說他們是在作自己,我也只能說「是,也不是」。他們甚至沒有能力意識到自己正在被作踐這事。

第二種低薪的人格特質,是缺乏處理知識能力。這算是從前一種特質延伸出來的問題。台灣確實存在許多超低月薪的工作,這些工作通常都由缺乏處理知識能力的人擔任。像許多中南部的檳榔攤妹妹,你知道她們最低薪資是什麼水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