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房,謝謝你來參觀我的畫展,來!敬一杯。」A伯豪爽地說。

A伯是年近七旬的老長輩,從某製造業副總退休以後,就一直學習國畫書法,多年前與我因為某藝術投資論壇結識,成為忘年之交。這次算是他習畫十年的展覽,在開展後他邀了許多位同學一起聚餐,也把我請到他那「千歲桌」用餐聊聊。

酒過一巡,我開始跟同桌這些高齡老人們聊聊,但後來實在有點插不上話。A伯擔心我沒話題聊,就把同桌B、C兩伯拉過來,說:「子房,B、C伯也是我好朋友,B伯剛從美國回來,約有20萬美金可以投資;C伯是公教人員退休,有月退俸,在鄉下也有塊農地。若加上我現在有一棟房子自住、一棟房子收租,你覺得依我們三個老人現在不同的條件,對比目前的房市,該怎麼投資房地產才好?」

我笑了笑,說:「A伯你們都是幸福的一代,對老人家來說,只要身體健康,有現金在手就夠了。談什麼投資房地產呢?」

B伯聽了搖搖頭,說:「我怎麼知道我這20萬美金夠不夠我餘生,若再活五年是夠,但若讓我再活10年以上,而且還得不能生重病,我還是會擔心呀。」

2015年在日本掀起大家熱烈討論的著作《下流老人:一億総老後崩壞の衝擊》(下流老人:總計一億人老後崩壞的衝擊),作者藤田孝典在書中探討日本老後貧窮引發的各種社會問題。

書中「下流」的定義是:收入少,存款少,可依賴的人少。根據日本國民生活基礎調查,一人生活所得一年未達122萬日圓(約台幣36萬元)就屬貧困階級。以此標準估計,目前日本的貧困老人估計有600~700萬人。即使收入高於標準的老人,若發生重病意外需要高額醫療費、無法住進老人看護院、孩子低薪失業回家啃老、熟年離婚等,都可能落入「下流老人」的階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