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鄉貢獻所長的陳泰儒,在紅茶產業中找到新的目標,他透過成立合作社的營運模式,聯合茶農共同以「拾參村」品牌做推廣,創造出農民「自己投資自己」的經濟循環。

創造社區紅茶品牌  追求共好力量

陳泰儒標準的一天是這樣子的:早上接待參訪來賓,下午趕往各大公司行號拓展業務,晚上還要前往鄰近社區,將運營合作社的竅門傳授給其他農友。身為南投縣魚池鄉紅茶品牌的專業經理人,這兩年「拾參村」繳出的成績單,讓其他鄉鎮也躍躍欲試。

「許多人常問我,怎麼會那麼有眼光,知道要成立農企業和合作社?其實只是大環境改變後,水到渠成而已。」陳泰儒回憶道,二○○八年的金融海嘯後,他離開台北電子業的工作,回到魚池開始了返鄉青年的生活。從約聘講師到客運業,再到和妻子創業賣手作糕點,沒想到真正改變他職涯走向的,是一份數年來沒有支領薪水的義務工作。

對內:公文能手,為長輩代勞寫計畫

創造社區紅茶品牌  追求共好力量

「剛回鄉沒多久,遇上水保局推動農村再生社區環境改造,長輩們想要申請經費整理環境,卻沒有人懂得如何寫公文,剛好我能夠處理相關事宜,就這樣一路幫下去,還被推舉成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陳泰儒說,當時只是抱著一份幫鄉親盡點心力的心情,直到二○一三年前後,當社區開始配合政府的「農村再生結合產業發展跨域合作示範計畫」,討論起整合紅茶產業時,他才意識到或許自己發揮的機會來了。

魚池鄉栽種茶葉的歷史悠久,日治時代引進阿薩姆的大葉種茶樹後,更成為全台首屈一指的紅茶產區。不過就像農村常見的情況一樣,農友們擅長的是生產端知識,對於定價和銷售總是不太在行;單一農戶想要進行產業升級、擴充機械設備,也往往因為經費有限,難以大刀闊斧投資下去。為了讓魚池鄉的紅茶產業能更上一層樓,在產銷端更進一步合作,已是勢在必行。

陳泰儒和農友們溝通了許久,才確立了以合作社發展的共識,整合了魚池鄉十三個村:參與的農友先行繳納股金,合作社再依固定比例,以高於市場批發價約兩成的價格,向農友收購優質茶葉。最後,這些收進來的茶葉,再由合作社以「拾參村」品牌做推廣,銷售所得的收入,扣除營運成本後,會再配發給入股的農友,創造出農民「自己投資自己」的經濟循環。

「以公司形式經營,股份中難免有外地資金,勢必會壓縮收購價格以提高公司利潤,倒不如讓農民自己來辦合作社,權益才不會損失。」陳泰儒說,成立合作社還有另一個好處,便是能成立更高規格的大型加工廠,解決過往單一茶農器械不足、製茶環境也不盡理想的問題。「相對地,我們對農友也會提出要求:希望他們採摘嫩葉,還要以友善土地的方式耕作,不能施灑化肥、噴灑農藥。一旦被連續驗出農藥殘留,我們就會依照章程,停收該戶的茶葉一整年。」

對外:個性外向,成產業最佳推銷員

生產端取得保障,接下來的挑戰就在銷售端了。「拾參村」除了成立門市,在遊人如織的日月潭附近販售外,還重新做設計包裝,與各大企業洽談三節禮品的合作事宜。這一類的業務工作,同樣由個性外向的陳泰儒一肩扛起。

「由於我們秉持著友善、共好、傳承的理念經營品牌,恰好符合許多公司在企業社會責任(CSR)這塊的需求,所以推廣得還算順利,今年才過了三分之一,業績已經是去年的兩倍了。」打造出這塊新天地後,陳泰儒便全職投入「拾參村」紅茶的對外推廣,目標是讓這個品牌成為地方子弟未來回鄉打拚的舞台。

「農企業模式一旦順利運轉,會需要各方面的人才,除了固定的包裝、行政業務外,學美術設計的,可以負責美工和文案;擁有機械專長者,便可以負責保養萎凋機、乾燥機和揉捻機。」陳泰儒說:「以前茶農沒有維修專長,農機具很容易故障,有了專業人才加入後,許多問題便能迎刃而解。」

雖然「拾參村」在短期間打響名聲,陳泰儒並不居功,反倒鼓勵有意返鄉的年輕人,多多從事公益活動、參加公共事務。「在你奉獻的過程中,有機會接觸到不同的人和資源,多勞一份心,多出一份力,多年後就可能開創出全新境界,把農村的未來做大。」